252019.1

地铁上看到有个妹子特别有气质,看到她手上提了一个写着guerlain的包,然后就google了一下,原来这是一个法国的牌子,主要做护肤品,果然,好看的妹子都在用法国牌子,怪不得网上看法国的妹子都很特别,长相上不一定是最出众,但是气质一定是不凡,果然是浪漫国度呀。

21:24:56 已有1条回复
  1. 我要看气质妹子。
    #728 苦瓜 2019-02-18 22:01 回复
242019.1

办公室阳光

深圳的天气,可能是不会有冬天了

09:51:25 已有0条回复
222019.1

日志 谢谢这个世界宽容孤独

感谢今天的小姐姐再次说看我博客温暖,但实际上我并不是用热情去宽待这个世界的人,我是那种典型的从一开始对别人怀以最坏的恶意的那类人,所以,一般生人遇见我都会留下不好的印象,而且,我听到的最惨的是“怕”,她说怕我,我不曾想过,原来自己还自带恐怖阴影。像我这样的人,感觉也会不少的吧。我们不大会相信别人,比较独立,不擅长也不屑于表达自己的真实情感,做事认真到忘我,有时候忽略正确的场合该做的正确的事,时而对这个世界不抱希望,但仍然坚持做好自己想做的事情。

每个人都不一样,就拿“处”来说,有些人喜欢置身人群中,独处时觉得浑身刺痛;而对于我这类,却是独处时安然自若,聚会那样的场合不自在,总想快些脱离。

这世界之所美,并不因为它拥有数不尽数的美,而是因为宽容,因为多样性。她宽容不美,她宽容惨淡冰冷,她宽容失败,她宽容贫穷,她宽容孤独。那些处在美丽世界之外的人,总有自己的容身之处,或许,美是人人追求的,但这世界宽容那些求而不得的人。立于这世,所追求的是成功也好,是功名利禄也好,是虚于表面的浮华也好,是任何东西,有一面,就会有其他面。这世界不只有黑白,还有那些介于两者之间的被宽容者,他们就像两极间的力场,拉扯着两端,拉扯成这个世界。听上去多伟大啊,但就有多悲惨罢了。

很多年,我都无法忘怀读到朱自清那句“热闹是它们的,而我什么也没有”,那种孤独,连荷塘中的蛙,都比之开落。世事总是无常,能聊几句算得上什么呢?“聊几句之交”“寒暄之交”“点赞之交”?就这样吧。终会有那么一些人,他们看到你的孤独,发现你的光芒,然后靠近你,用自己的温度点燃你。所以,继续做好自己想做的事,安静等待。

23:45:47 已有1条回复
  1. 真正的孤独,就是习惯了孤独、
    #727 小鱼儿 2019-02-12 12:36 回复
212019.1

陆续收到听众的打赏,虽然不多,但是点燃了我的热情,才仅仅做了一期的Robust而已,没想到认可度很高,想我这种喜欢打持久战的人,一期根本满足不了。因为周末要去山西参加朋友婚礼,顺带完结多年想去北方玩的冲动,所以,下一期的Robust会早发(不会停更),我会趁晚上的事件陆续录好,周末之前上传到电播平台,Robust只会上传到企鹅FM和网易云音乐,其他平台要是转载,一定是盗版……竟然开始幻想盗版的事……公众号也会发,关注我的私人公众号 wwwtangshuangnet 最快收到上新消息。

12:56:26 已有0条回复
192019.1

关于佩琦,我真的很想骂街

首先,小猪佩琦和天线宝宝属于一个级别的动画片,是早教类的动画片,不应该赋予更多含义,一旦刻意提升它的含义,会让整个片子异常诡异,属于毁童年系列。对佩琦的炒作,失去了动画片本身的意义,用商业的方式使它成人化,会带来一些文化上的问题,即文化失判,普通人无法判别什么属于正形态文化,什么属于逆形态文化。所谓逆形态文化,简单的说就是“弱智”文化。文化本身并无对错,但是文化的正逆会影响社会发展的朝向,而社会发展具有惯性,一旦在某个朝向运行,就会由于惯性很难回头或拐弯。由于市场经济会裹挟任何独立个体一起向前推进,所以市场经济中的主体,会有意或无意的利用市场本身歪曲事实,美化虚构,这就是所谓的市场营销。正态文化社会中的个体,对虚构和现实有比较好的区分力,他们可以同时认同来自商业虚构的美轮美奂和现实生活的枯燥乏味,比较好的例子是日本和香港。而逆态文化社会中的个体,则很难区分,因此,也比较容易受媒体的摆布。在小猪佩琦这个热IP下,我看到更多的是“逆态”心理的蔓延,作为普通消费者,认同和消费是两件事,我们认同某些理念,但我们不需为它买单,这是最基本的商业社会规则。我们可以认可某些东西,也可以否认某些东西,我们更可以忽略某些东西。叫好和叫坏同时出现,并且不互怼,是正态文化的基本特征。一片认可声,从传播者(媒体)的角度,是裹挟消费者的虚构过程,是市场营销的需要,是“蹭热度”,是市场经济的主动性驱动,无可厚非。一片认可声,从消费者(受众)的角度,是对懒于思考的妥协,对商业宣传的主动投降,对逆形态文化的得过且过。我不认为商业公司(组织)不断烘托佩琦这个虚拟形象有什么非议,但是我着实担心作为社会,特别是市场经济社会中独立个体懒于思考感到担忧。我们关注一个事件,从而忽视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好玩的事;我们被迫关注一件事,发现身边的人都在弱化自己作为独立个体的主动性。

其次,我们应该关注“老”的生活。中国社会老龄化是必然趋势,对“老”的关注将会是未来20年的重要话题。什么是“老”?多少岁算老?我个人认为,当一个人无法按照自己的自由意志自由生活的时候,就是老。这里面分两种情况,一种是被动的无法自由,比如经济条件不允许,另一种是主动放弃自由,比如过早成家生育。自由的本质是,有对任何要求说“不”的权利,任何情况下,都有选择。如果一个人,不保持学习,不保持好奇心,不对探索这个世界的未知有冲动,那么他便主动放弃了自由,这不是因果联系,这些现象仅仅是他主动放弃自由的表象,真正的原因在于,往往是他懒于思考,主动弱智。所谓富不过三代,就是因为富二代放弃思考,主动弱智。对于中国人而言,“老”是一个非常固定的模式,中国的很多老人只做一件事,即“关心子女”。不关心子女的老人有两类,一类是丧失了子女,另一类是“没心没肺”。其实,市场经济下,家庭关系除了血缘关系之外,应该用经济关系去约束,所谓经济关系,本质是契约关系,即“签定合同”。家庭成员之间签订合同听上去是无理取闹,但形式上,实际家庭成员之间通过资产的形式自然形成了契约,例如夫妻之间资产平分。延伸到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关系,本质上也是血缘关系和经济关系的集合。在血缘关系上,两者之间具有伦理上的约束,例如父母对子女的教育,以及子女对父母的赡养(子女对父母的赡养其实是可选的)。但从社会结构上看,两者之间很大程度上还是经济关系。在中国,子女赡养父母是义务,非常大的原因是传统。但本质上,父母的赡养,应该是由整个社会承担,子女应该通过缴税的形式,为赡养提供更为高效的运行机制。当家庭关系在赡养问题上解体之后,老人不需要对子女负责,因此不需要多余的关心,不需要对子女的生活进行任何干预,不需要为子女承担任何义务。解放后的老人,在身体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自由的选择自己想做的事情,想学习的科目,想切身体验的世界。

最后,我们是该学会如何去“爱”了。爱是一个共同的话题,古今中外。爱的本质是什么?爱的本质,是support,即支持。它的形式有多种方式,但最终表现为正态的推动所爱之人往更自由的领域前进。爱情的爱,和亲情的爱,本质上是一致的,是基于自身对自由的追求,而发出的对他人追求自由的支持。因此,爱最重要的是理解、尊重和鼓励。对爱的理解力驱使我们对自由的追求力,我们爱的能力决定了我们老时,是在原地等待,还是在前进的路上仍然可以给予所爱的人support。

02:13:18 已有0条回复
182019.1

Mimic Relative Positioning Inside an SVG with Nested SVGs

SVG动图

view-source:https://camo.githubusercontent.com/29765c4a32f03bd01d44edef1cd674225e3c906b/68747470733a2f2f63646e2e7261776769742e636f6d2f66616365626f6f6b2f6372656174652d72656163742d6170702f323762343261632f73637265656e636173742e737667

152019.1

我心里还是一个研究型的人,读三年研究生也不是白费的。但我的主要研究方向是人类社会学领域,不善于基于计算的理工类研究。在这两年,有一个问题一直萦绕在我耳侧,让我很想一探究竟。“中国社会是如何走向集体性逐利现状的?”虽然这个问题,从经济学角度比较容易解释,但是,我想从社会学角度去重新研究,从历史的角度去探讨社会集体与个人情感的联系,以期找到合理的方式,是否能避免一个社会集体逐利或走向极端社会。

22:13:32 已有0条回复
112019.1

经过一阵纠结之后,入手了我这辈子最贵的一个域名,.so后缀,很暖的一个句子,打算作为我个人的私密站的域名~

00:56:54 已有2条回复
  1. 首年就贵的话,续费应该会更贵吧?
    当然啦,你本着一年换新一次的想法的话,就当我什么也没说……
    #711 Betty 2019-01-12 23:45 回复
  2. 吓得我赶紧去看了一下续费价格,还好,和首年一样,而且只能续一年,估计后面价格会调整
    #714 回复给#711 否子戈 2019-01-13 13:52 回复
102019.1

js解析html属性列表

因为项目的一个小组件里面需要对类似html属性字符串进行解析,找了很久没有找到对应的库来做,干脆自己写一个。

function parseAttrs(source) {
	let separator = /\s/;
	let cursor = '';

	let str = source.trim().replace(/\n+/g, ' ').replace(/\s+/g, ' ');
	let length = str.length;

	let attrs = [];

	let current = null;
	let type = 'key';
	let reset = () => {
		current = {
			key: '',
			value: ''
		};
		cursor = '';
	};
	reset();

	for (let i = 0; i < length; i ++) {
		let char = str.charAt(i);
		let needPush = true;

		// 遇到引号
		if (char === '"' || char === "'") {
			// 引号开始
			if (!cursor) {
				cursor = char;
				type = 'value';
				needPush = false;
			}
			// 引号结束
			else if (cursor === char) {
				cursor = '';
				type = 'key';
				needPush = false;
			}
		}

		if (char === '=' && type === 'key') {
			needPush = false;
		}

		if (/[\w\W]/.test(char) && needPush) {
			current[type] += type === 'key' && char === ' ' ? '' : char;
		}

		// 遇到分隔符
		if ((separator.test(char) && cursor === '') || i === length - 1) {
			attrs.push(current);
			reset();
		}
	}

	return attrs;
}

思路非常简单,就是遍历整个字符串,遇到特殊标记就记录下来,再遇到特殊标记就结束一个属性的查找,最后得到一个数组。

19:03:52 已有0条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