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015.3

2015年我的减法计划

在《2015年我和乌徒帮的减法计划》一文中我较为详细的描述了我在2015年的一些想法,总体而言就是“减法”,让自己原本看上去很多的业务或想法,减少一些,简单一些,因为过去太复杂了,一会儿想这样,一会儿想那样,最后导致自己什么都没有做好。我是个想法特别多的人,突然之间有一个灵感,就恨不得马上去实现,但是最后又发现自己的时间精力财力都有限,我的兴趣似乎不能集中在某一个东西上,总会被新的想法所吸引,这可能是我多年以来的重大缺点。所以,我一定要给自己做减法,把之前开始了的,又没有做的特别好的方面去除掉,留下自己感兴趣的,意义比较大的方面去做。在节省下来的时间,去学习,去锻炼身体,去享受生活。

在《计划》中我最终总结为三个方面的事情:

  • 乌徒帮:互联网创业自媒体,每天一个实践(半个小时)每周一篇原创(两个小时)
  • 两款产品:既学习,又赚钱(零散时间)
  • 在线影吧:离开IT人群,去运营一个大众平台,每周两部影片(每部影片不到半小时编辑)

现在我又觉得忘掉了一个,就是“档案学实验室”。档案学实验室主要是面向档案界的学者和工作者的社区、平台。我自己搞了几个项目,例如“档案信息管理系统”“Web档案馆”等,但是这些开发工作我决定停止。档案学实验室的主要工作转移向社区运营方向,即变成一个运营性项目,而非开发项目。所以今后我对档案学实验室应该从新定位,定位成“档案学 - 档案学者和工作者的学问平台”,把社区引导为“提问——回答——讨论”这样的模式。

如果上面的三个加上档案学社区,感觉就要花好多时间,但是理一下思路,档案学社区我要吸引人才过来运营,让他们自己来做,所以应该把精力放在人的管理上,这样才有利于后期的发展。前期慢慢花点时间,后期基本就是管理,没有时间问题了。

10:39:20 已有0条回复
222014.11

存储时间轴的实现的可能性

前段时间我写了有关大数据的文章,并对大数据、云计算等有了较为深刻的认识。随着这种认识的提升,我对在《存储结构的时间轴(新维度)》一文中提出的关于时间轴存储结构的设想有了新的认识,并认为这种存储时间轴可能有了新的技术可以支持它。

首先是时间轴存储的需求。随着大数据处理能力需求的进一步加深,单单依靠云计算已经难以把握,云计算是一种提升,但这种进步还没有到一种革命的程度。最近,新的应用出现了,而这种应用具有强烈的革命性——量子计算机。

我们都知道,当前的计算机,无论是电脑还是智能手机,都存在硬件局限,这种局限主要包括:CPU、芯片、能耗。而如果要处理天文数据的话,就必须要拥有超大的机房来计算一个进程,这有点像计算机刚刚诞生时期用一个庞然大物来计算一道题目一样。

量子计算机的划时代的的发明,量子不像半导体只能记录0与1,可以同时表示多种状态。如果把半导体计算机比成单一乐器,量子计算机就像交响乐团,一次运算可以处理多种不同状况,因此,一个40位元的量子计算机,就能解开1024位元的电子计算机花上数十年解决的问题。

基 于此,我认为未来的存储将逐渐具备动态性,这种动态性可以用“无机物->有机物->生物”的方式去理解。目前存储设备大部分没有自我运算和修 复能力的(磁盘阵列可以实现自我修复),而有机存储则会让存储变得不再依托原始材料,这就是量子材料,而计算机的最高水平就是存储介质的自我运算,当到达 这个水平之后,计算机系统就可以自我复制,变异,产生新的系统和功能,这种现象就是繁殖。

基于量子材料,存储时间轴是可以被实现的,原因在 于量子不像半导体,只有两个方向,即横向和纵向,量子材料的存储是可以多向的,这个方向就没有数量了。但实际上,我提出的时间轴存储只需要再多一个方向, 而这个方向和原来的两个方向就可以构建有机的存储介质。这种有机存储,实际上就是存储设备本身的记忆功能。

15:27:41 已有0条回复
252014.10

如何让读者更容易搜到自己的文章

写好你的文章,但不代表别人能找到它,善待你的读者,善待搜索引擎

websbook_com_2226298

你可能有过这样的一次经历:曾经读到一篇特别令你感动的文章,你想再翻出来回读的时候,怎么也找不到,想尽了一切可能的语句,也无法在百度中搜到这篇文章。如果你是读者,我建议你使用一款叫“印象笔记”的软件(或其他的软件)把这些好文章收集起来。但是如果你是作者呢? (更多…)

21:10:20 已有0条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