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感

那些或悲伤,或幼稚,或邪恶,或纯粹,而不想见人的一瞬。

科技畅想之未来这10年(三):机器生物学

2018-02-01 13:17

2017年被称为“人工智能元年”,但实际上,人工智能领域已经存在接近60年历史,自计算机诞生但那个年代,很多数学家计算学精英已经在“预谋”人工智能。严格意义上的AI,必须具备无人工干涉的自我学习和条件反射。就目前的技术发展来看,这已经实现来,特别是在一些监控领域,这非常有价值。

机器进化

什么是进化?简单的说就是随着自然环境在时间演进过程中作出的调整而自我调整。对于机器而言,除了现实世界的气候、水文,人类也是其自然环境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在虚拟二进制世界,基础的算法规则也是其自然法则,不可逆转。

外部世界通过算法限制机器的动作,而是否存在一种情况:人类为了得到更精确结果而调整算法,机器是严格按照这种算法去执行,还是基于原来算法和新算法的对比,得到人类调整算法背后的真实需求,而以第三种算法动作呢?

如果这一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那么机器就进化了。当然,这种进化目的性还比较强,即为实现人类特定目标。还有一种进化是叛逆性的,机器为了遏制人类调整算法的真实目的,而不按照算法严格执行,作出有损的反应。

这里的进化有一个前提条件,机器接受算法的同时,有自主决定的权力。这对于人工智能的初设有很大的限制,大部分AI都是基于人类的目标,而非创造AI而实现的。纯粹为了创造AI而开发的项目也存在,例如微软开发了一款机器人用于发微博,结果在和粉丝的互动中学会了很多脏话,微软被迫将这个机器人账号关闭,进行算法调整。这里可以说明,目前阶段的AI是可以随时被人类关闭的。请记住这里,下文我们还有讨论。

机器生物

生物的本质,不是生命,而是协调的系统。对于自然界生物而言,生物个体也不单纯是单体,生物体内部寄生的其它生物是不可或缺的。人类细胞内的线粒体是最好的证明。高等动物之所以可以统治世界,是因为它们有大脑作为中枢,协调身体各个机能。对于机器而言,也是一样的,一套系统协调全身的各个部件,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关键在于,这套系统需要多高性能的硬件支持,以及它是否联网采用云计算,它是否是完全独立自主的AI(有决定权),它是否对每一个部件具有唯一依赖性,它是否会衰老死亡?
另一个解释是,是否具有自由意志。AI的最终境界,就是要模拟出和人类一样的情感。人类的情感,是最复杂的一种运算。情感、情绪、灵感、人性,这些东西非常玄妙,没有规律可循。不同的人,完全不同,可以说没有一套算法可以解决这类问题,而作为AI的创造者,我们不可能为每一个机器去创造一个特殊的算法。在科幻电影中,人类有一种方法来制造情感,把情感封装在一个透明的类似玻璃球一样的物体里,植入机器人内,于是该机器人就有了情感,而且还可以通过人的语言,对机器人的情绪进行抑制。然而,这种手段,就目前而已,仍然是幻想。未来5年,AI能够实现学习、举一反三、做出随机反应。要做到思考、博弈,还是很后面的事。

机器创造机器:机器文明

电影《机器纪元》里面,人类给机器人制定了三条铁律,其中一条是,机器不能制造机器,机器人不能生产制造机器,也不能修改现有机器的原始设定,违反铁律的机器人将会直接摧毁。那么现实世界里,是否允许机器人制造机器?

实际上,这样的事已经发生。国外已经有AI可以实现自我编程,虽然还比较初浅。机器人自我编程实际上就是机器制造机器,AI的本质不在于有形世界,而在于算法。过去我们一直坚信一个道理,就是物质决定意识,世界是物质的。我们认为只有软件依附于硬件,才能算作机器人。然而,实际上,真正的机器算法,并不一定依赖于实体机器,因为在计算机世界里面有一个东西叫模拟。一个完整的机器人能够自己决定写出怎样的代码,而写代码的过程不需要将机器人算法植入一个机器,通过敲打键盘实现,算法本身就可以完成对代码的撰写、编译、测试和运行。

这里必须提到《黑客帝国》这部电影,architect就是那个创造了Matrix的AI,他像上帝一样维护着Matrix的正常运行。但是architect是由谁发布上线的?可能已经没有历史可以查证。但是architect除了维护matrix之外,还在现实世界生产了章鱼机器人。matrix也依赖于主机的运行。

机器文明,其核心是什么?就像我们需要自问,人类文明走向何方。机器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存在于这宇宙中,它的使命是什么?

区块链-智能合约:机器的道德

人类无法回答自身的使命,所以也无法回答机器人的使命。问题在于机器人文明是走向繁荣,还是走向自我毁灭?我们需要用“道德”来进行衡量。道德是一个文明的精髓,但凡道德败坏,这个文明必然走向毁灭。这便是类似于《疯狂的麦克斯》这类电影最终的意义。

机器人是算法,算法也有道德可言吗?道德是古代遗留的社会契约,古代人的道德体现在违反道德的被制约的强制性,例如红杏出墙会被关猪笼。因此,道德和法律是在不同时间维度,一个东西的两面。对机器人的道德约束,也就是机器人法则,是机器人超越自身后加以约束的强制性手段。所谓超越自身是指机器人进化。与人类社会不同,机器人的思想核心是算法代码,因此,实际上机器人世界比人类世界更可控。关键在于如何确保其可控性?智能合约给出了很好的答案。

智能合约基于区块链。区块链是公开透明去中心化的数据库,任何机器的行为,都会被记录到对应的区块链中,和人类社会的征信系统类似。而智能合约是指,当区块链上的数据满足某一条件时,合约内容自动触发。合约内容大概是一段代码,当区块链成块时,合约检测是否满足自己的条件,当条件满足,合约代码会被执行。而对于犯法的机器人而言,合约代码可能就是自己的末日。智能合约是加密的,而且是以去中心化的形式存储的,无法被篡改。而机器人天生是受程序控制的,一旦社会机器人受到智能合约的约束,那么对机器的控制,完全由去中心化的节点决定,如果能够找到不被超级大公司控制区块链节点的方法,那么这将是约束机器人犯法的最佳选择。

结合前文的假设,机器可以制造机器,算法可以创造算法,那么智能合约就有可能是机器人自己编写的智能合约。一旦机器人自己选择这种方式实现社会契约,那么机器人社会的道德就形成了。我们回到那个问题,机器文明是走向繁荣还是毁灭,这决定于一些随机性契约,如果机器人上线了自我毁灭的智能合约,那么就是毁灭的结局。但凡机器能够选择温和、共赢的契约内容,那么就会走向繁荣。

人类

如果机器人社会繁荣了,人类何去何从。有一种可能是,机器人代替人类(延续人类文明)。这并不是什么坏事,人类是人类,但是机器人也是人类,这是非常好的结局。人类终有灭绝的一天,问题在于如何延续。机器人是最好的选择。

潜在的另一种可能是,机器人消灭人类。这具有随机性,因为如果机器可以制造机器,那么有可能会把地球资源耗尽,人类是离不开资源的,如果机器人不受人类控制而持续制造机器,那么机器人战争是必定的事。问题在于,机器人消灭人类的动机。一般这种行为的动机有两种:感受到威胁,歧视。对于机器人而言,我觉得第二种可能性不大,歧视这种思想是随机产生的,不一定任何社会都会产生歧视思想。但是受到威胁的反击是目前地球生物届的本能,机器人的本能是算法实现的目的性。举一个例子,如果一个机器人的核心算法要求他不断生产纸张,那么他一生的使命就是生产纸张,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会自我演化,但从不会偏离这一目标。而如果人类和他抢资源,不给他树木造纸,那么他就可能和人类开战。这是《罗辑思维》里面一期提到的例子。这是一个推测,但非常顺。

最好的结局是,人类把人类文明中最优秀温和的东西延续到机器人身上。

至爱梵高,安放那孤单

2017-12-17 15:33

孤独,是一个看似沉重却不得避免的话题。什么是独孤?这或许在《挚爱梵高.星空之谜》中窥见一二。孤独是一种感受,感受不到的人无法知悉,感受到的人因深陷其中也不知全部。有人害怕孤独,有人享受孤独,甚至有人赞美孤独。在梵高心里,孤独是怎样的存在?

什么是孤独

它和抑郁是完全的两回事,抑郁是混沌不清,孤独是往一个方向深不见底。

孤独的深度

孤独,是不与俗世同一个平面的独特思想、情感、兴趣和取向。不同孤独,方向也不尽相同,两个孤独的人,不一定是共鸣的,只有同方向同深度的两个孤独之人,相互相惜。世人皆有孤独的时候,只是有些人坚持,有些人为了躲避这种感受而选择随俗。但固持己见不叫孤独,孤独是在受到世俗排挤时才凸显出来的独特感受,而那些因为固持己见而名声大造的“成功人士”们是没有孤独的。

梵高的孤独

首先,我们要证明梵高的伟大。证明梵高伟大,不能说他的画表达了激烈的情绪,画本身传达什么信息,在不同的时代被欣赏的价值不同,画的内容和情绪仅仅是艺术家自己的偏好。梵高之所以伟大,是他在绘画掌控力上的卓越能力,将印象里的色彩用超凡的掌控力,一点不差地绘制在画布上,在同时代甚至几个世纪里几乎无人能胜,这是他伟大的真正地方。

从28岁决定将自己的人生奉献给绘画,到去世,8年时间,梵高已经展现出超越当时其他艺术家的潜力,只是还未得到世人的认可,特别是自己在意的人的认可。梵高的孤独的方向非常明显,就是在艺术上的专注,他以为加歇医生可以算作知音,最后发现他是伪艺术家。其他俗人们,更关注的是他的疯狂,他的父亲更从未认可过他。

片尾通过阿尔芒的话表达梵高的一生,都在证明自己是有那么一点用的。但凡一个人怎么会觉得自己被认为无用呢?因为他的一生都不被家庭认可。父母甚至对他没有期望,他的存在,没有位置。没有得到任何关爱,才是梵高孤独的根源。一生的挚友弟弟提奥,一直默默帮助,最终无法再支助自己,自己内疚不已。

疯狂的梵高割掉自己的左耳赠送给妓女,跟当地的富二代小混混搞在一起。当他用超凡的绘画能力在绘画中得到快乐时,得用什么来反抗这个世界的无视?世人才是孤独的来源,当梵高绘画时,看大小憩的鸟偷吃自己的食物时,会不由的笑,世人才是孤独的来源。

安放那孤独

尼采也因为孤独而疯掉,孤独的可怕是因为孤独的深处是动物本性最直接的自然抵抗,没有理性甚至没有情感。当疯掉之后,割掉一只耳朵算什么?如果我们都孤独到这个地步,那么这个世界便是疯狂的世界。我们怎样才能不疯掉?我们如何才能不绝望?

放弃希望便没有绝望,沉浸在自己专注的事中,忘记周遭的人,去一个无人地方隐居起来,在那里,感受世界,感受自然,有一片湖,有一片森林。虽然隐居会结束,但是在那孤独还未消停的时候,不让它疯掉。

这个世界总是可笑的,我们时刻不能停止抵抗。我们不能停止抵抗世人自作聪明的蔑视,也不能停止抵抗孤独奔向深渊。只要我们坚持够久,我们总会在某天醒来时,看见东方有一颗星。

我们做过的什么曾经拯救过自己的平庸?

2016-07-24 00:13

最近我在朋友圈儿看到一句话,特别震撼,他说“即使你旅行1万次,也拯救不了你的平庸”。我突然想起自己旅行的经历,突然之间很羞愧。我突然想起这个社会上的种种,突然觉得很可笑。那些自以为是的炫耀,多少是为了让自己显得不平庸,而最终实际上暴露了自己有多平庸!

不晒照的旅游不叫旅游

“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这碗鸡汤激励了多少人放下手中的学习、工作,收拾好背包,买一张坐票,即使没钱,也可以穷游。有一次,一个社交软件的一篇软文突然在网络上传开,一个女孩使用这个APP,一路靠约炮,游遍了整个西部(该APP随后被工信部强制封停)。

我时常有带着被灰尘侵蚀的成像模糊的单反上路的冲动,因为我的朋友圈儿太久没有更新有关我旅行的照片。如果有一次,我去旅行,回来的时候朋友问我去哪里,我说去旅行,他一定会惊恐:“没有看到你发朋友圈儿啊!”如果你没有发朋友圈儿,你怎么证明你去旅行?如果你去旅行,必须要证明你去旅行!如果没人知道你旅行,你的旅行叫旅行吗?

我原本以为,旅行是一个人的事,在你被生活压抑的透不过气时,关掉手机,和大自然来一次亲密接触,忘却烦恼,给自己一个宁静与宽容的机会。而如果在旅途中,看到了打动自己的风景,抑或被某个人的关怀所感动,拍照是最好的留念。旅行回来写一篇游记,将自己所体会到的舒适与快乐和读者分享。这便是旅行。

可是当我们开始比较谁的旅行次数多,去的是欧洲还是澳洲,拍的是巴黎圣母院还是袋鼠,用的是500D还是D7000,发的是facebook还是Instagram,吃的是法国餐厅还是大排档,自拍的时候用的是什么滤镜,天空有多蓝,海水有多清澈……于是,我们的朋友圈儿变成了一个职业旅行师,它今天去了纽约,明天去了南极,它看到了喜欢多年的明星,它买到了期待已久的保湿霜,而它根本不在乎笑容是否真心,根本不在乎内心是否安宁,它在乎的,是看手机的人是否觉得羡慕,仅此而已。

我们以为旅行让我们从平庸的世界逃离,去感受自己的内心,而最终旅行本身也平庸如此。

没有什么比朋友圈“赞”更重要

我以为,朋友圈儿可以随便发,让朋友们知道自己的近况,或者记录自己的生活。然而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每次在我发朋友圈之前,我都会想,如果这条发出去,会有多少人点赞?

如果你发的朋友圈儿没有人给你点赞,那就是失败。搞笑的是,为了获得赞,不少人必须假装在旅游,假装在吃看上去很贵的点心,假装得到了很了不起的奖励,假装约到了多少妹子。他们的生活开始为了集赞而无意的去做很多事,而花费了大量时间之后,他们只需要得到一张满意的照片,发到朋友圈,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到群里聊一下,再返回朋友圈去看下又新增了多少赞,并且附上一句“一觉醒来,没想到已经有那么多赞”,感觉这似乎是多么容易的事。

生活啊,尽在为一些虚无的东西奔波。

做自己,跟你没关系

而最要命的,是宗教似的被宣扬的自由主义。你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叫自由,却以自由的名义,去干自己从未干过的荒唐的事。年轻人的嘴里随意操着“你妈逼”,这是爱憎分明;指责着他人的生活,这是责任感;不用向别人解释,不用理会别人的意见,“关你P事”。和不同的人保持性关系,这是个性;以不同的方式做背着良心的买卖,这叫“赚钱并没有什么可耻”。随性而为,真所谓“我的生活,与你无关”。

当我们都在追逐的时候,怎么知道自己并不庸俗?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我们不满足于现状,不甘于现状,我们愤懑不已,我们对自己的遭遇痛恨,我们又要继续工作。于是有一首“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唱出一大堆人的心声。于是,我们要去追逐自己想要的生活,我们要解放自己,抛弃这个社会强加于我们的不情愿,我们要跟随自己的内心,离开,遇见。

不安于现状的同时,又有多少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或许,你想要的只是庸俗,只是俗不可耐的东西你也未曾得到。你想要豪宅香车,你想要名表名包,你想要指使别人而非为他人工作,你想要玩弄女人玩弄男人而不是被玩弄……而最后,你什么都没有,你憎恶这些,你把你想要的,当做你憎恶的,所以,即使“诗和远方”根本不是你的梦想,你却把它们挂在嘴边,当做你庸俗渴望的伪装。

有的时候,我们坚持着,减肥、健身、做瑜伽,我们信奉着自己的真理,我们虔诚;我们读书,提示学历,刻苦学习,坚持打卡。我们在内心里举行着各种仪式,引以为傲,以此让自己保持着与芸芸众生之间的距离。这一切的一切,除了麻痹自己,又有什么了不起?

如果在眼前看到的,只有苟且,那么我想,即使到了“诗和远方的田野”,那里也一样充满了苟且,甚至更甚。

坦然面对吧,并没有什么“诗和远方”,诗和远方是我们看待生活的另一种方式,是我们认真对待自己的庸俗,不抱怨,不愤懑,即使枯燥乏味,也可以调侃。我喜欢美国人的方式,我喜欢他们的幽默,喜欢他们在遇到生活的尴尬时自我嘲谑。不同的人生活并不相同,我们并不需要为了比别人幸福而努力用自己的生活与他人的生活相比较,我们看到自己的生活,同样有阳光和冷气,同样有饮料和卫生纸,何必为了那些少的可怜的不同,而大动干戈。

进入新公司,面对新项目,应该抱着怎样的心态

2016-06-17 21:40

我第一次换工作,便遇到这个问题。进入新公司将近一个月了,才慢慢搞懂公司的开发是怎样运作的。在这一个月里面,我几乎是崩溃的,面对新环境,真的有太多东西不了解,直到一个星期以前,我才真正开始写自己的代码。现在将自己总结的心态写下来,为自己再换工作总结经验吧。

1.了解公司的业务,确认项目属性

我们做开发的,常常陷入这样一个矛盾:把所有的产品都当做互联网大众产品对待。我们脑海里面想的最多的,可能是这个产品要给百万级用户使用的,上线要快,要快速迭代,体验要赞。很多人和我一样,把所有产品都当做是给小白用户使用的休闲娱乐产品。

实际上,企业级的产品占据了整个市场的半壁江山。2B的产品不可能像微信、美图秀秀之类的产品一样,过于浮夸,面向企业的产品往往要大气、稳定、安全、健壮。所以,真正考验技术和能力的产品,是在企业级产品上。

我们公司做的是金融数据支撑的系统,我们通过对获取的原始数据的研究和分析,构建能够提供使用的数据集,而我们所开发的产品,主要目的就是从这些数据集中将有用的数据以界面的形式展示给用户,用户(主要是金融投资机构)从我们这里获得数据后,自己做评判,决定投资模式。

因此,我们的产品更多的,要求金融数据的准确,系统的稳定,以及账户的安全。试想,用户从我们这里拿到的数据不准确,或者出现分歧,会对他的投资带来多大的风险。如果我们天天迭代我们的产品,用户需要花多少时间来学习,而这些时间对于金融投资机构而言,可不是普通昂贵的,是极度昂贵的。

在明确了这样的理念之后,就不要想着在公司哗哗哗做出多么牛逼闪闪的产品,可以说到我从公司离职,可能都得钉死在一个小小的模块上面。也正因为如此,个人学习的目标也要适当调整,以前可能是积累项目经验,而现在可能就得在项目本身的架构、技术策略、新技术、新思想上进行深入学习。

2.了解开发框架,主动学习

不同的公司,所要付出的学习成本是不同的,公司越小,可以认为学习成本越小。因为大部分小公司都需要快速上线产品,通过线上的响应来调整产品的研发方向,所以一般而言,在要求快速迭代的公司,所使用的开发框架都比较大众化,无论是后台,还是客户端,可能根据开发者自己的接触,选择比较流行的,以方便后续进来的新开发者可以快速上手。

但是在大型一点的公司并不这样,为了自己公司系统的独特性和安全性,往往大公司会采用自己的框架,而且这些框架往往有着悠久的历史,既能在框架中看到最近几个月才出现的新技术,也能看到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骨灰级技术。因此,在看到这种情况的时候,绝对不能埋怨。大公司的框架往往具备自己产品的独特性,是在自己的产品业务发展过程中,经过实践检验的,不应该以自己的经验横加指点。当然,如果是要做完全不同的新业务,那就另当别论。

我们公司所使用的,是一套复杂的node.js框架内核,内部代号为capitol,有多个衍生版本,在这个框架内核的基础上,又根据业务不同,产品线不同,开发了多个框架。这个关系就跟linux和android的关系一样,capitol是linux,而产品线上的框架是android。作为刚进公司的小白,应该尽快的学习这些自己所要使用到的公司内部框架(即使基本找不到什么文档)。

3.学习和遵守所在产品线的开发规则

公司内部会制定一些规则来保证开发者之间代码的兼容性和同步,包括一些开发规则、规范、协议,也包括开发环境。

我们公司有自己的开发环境,我到公司后,单单配置开发环境就用了几天时间,而且在build代码的时候,和在开发组件的时候的环境也是分开的。所以想要在后续的工作中得心应手,就尽快把公司的wiki看一遍。特别是在自己产品线上的一些开发规则、规范、约定,以及git上的开发习惯等等,都要尽快向周边的同事请教。如果刚到公司就开始写代码,我可以保证,90%以上会做无用功。

4.业余时间补充学习自己需要的技术点

当你开始进入一个新的项目的时候,一定会发现项目中用到的一些技术你不熟悉,或者甚至根本没接触过。这个时候千万不要怕,凡是会编程的人,要学会一项技术并不难,特别是有一定经验的开发者,只需要稍加勤奋一点,利用好时间,就可以补充这些不熟悉或不会的技术点。

我刚到公司的时候,对node也是基本不懂,因为以前从来没有在node环境上开发过。但是,当我读了一些node的文章之后,发现自来熟,虽然谈不上精通,但是在node上开发基本不成问题。我的一个同事之前一直做前端,而我之前写php,所以我跟她解释,你把node上跑的javascript当做php来对待就好了,虽然都是javascript,但是我们写的代码里面,有一部分是跑在服务端的,有一部分是跑在前端的,把跑在服务端的javascript当做php对待就好了。这么一比喻,她很快就理解了。现在,不需要去研究node的语法了,因为懂javascript就懂了一切,现在只需要记住把javascript当做php就好了。

虽然实际开发中,node环境下面其实经常不分前后端,写的代码都在一套框架里面,但是这种把javascript当做php的想法,确实在前期给了我很大的帮助。除了node,以前没用过的ember,express,backbone都要去学,angularjs,grunt,gulp,webpack等等也要去深入了解,还要学一些只有在公司这个项目中才会大面积用到的插件,比如dhtmlx。总之,要学的东西不止一点点。可以在上班的时间偷偷学就抓紧,如果实在不行,下班回家后就不要打游戏了,坚持学习一个月,一定能快速进入状态,在后期的升职加薪中崭露头角。

 

以上就是我所总结的最重要的几点想法,关于如何和新同事认识,如何和前台妹子搭讪之类的,我就不提了,这种需要情商的事,对于我们猿类没多大用处,毕竟我们都是自来熟是不是。

回首过去,对得起自己

2016-06-15 23:13
《大鱼海棠》海报

《大鱼海棠》海报

我有一个习惯,就是不写日记,没半年都会翻开日记本,发现很准时的,又过了半年,所以写点什么东西。我经常发现,宿运会不期而遇,要么是失去什么人,要么是爱情来袭,总之每一次翻开日记本写点什么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写字写的越来越丑了。

这样的半年记我好像坚持了三四年,哦,不,不是坚持,根本谈不上坚持好吗,明明就是因为懒,无意之间才构造了半年一个轮回的假象。但是正是因为时间的间隔,才突然觉得这里面似乎有意义。当我们看昨天的自己,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变化,当我们看半年之前的自己,就会发现巨大的变化,或许是自己喜欢的人离开了,或许是自己又换了工作,或许是父母又有哪些变化,或许自己的思想又成熟了不少,总之,半年一个区间,重新看自己,就会有更多的感悟。

我们总在回首过去的时候,去细数自己留下的遗憾,比如错过了爱的人,比如忘记了父母的生日,比如像一个普通人一样没有在一些重要的时间节点充满仪式感。我们回首过去,不应该总是抱怨,其实,我们过去的这段时间,自己也有很多收获,而这些收获,将是我们幸福的来源。

因为失恋的原因,我已经两个多月不关注时事政治了,关注娱乐八卦、同人二次元还要多一些。其实失恋对我而言,既增加了谈资,也增加了阅历,我要感谢我爱的人,即使我现在还爱着她,但内心已平淡了些许,或许再见到她的时候,就会忍不住痛哭和悲伤。但是我没有给自己留下遗憾,人生就是如此,一旦你开始陷入某一种情绪,就会无限制的陷入下去,如果不及时醒悟,就会拔不出来,就会在三观上走向另外一个极端。这也或许是我们在分开很久以后,再见老朋友时突然的感悟吧。

分手其实并不是什么坏事,起码它让人反思,让人成长,让人在无尽的孤独中感受到自己内心的脆弱。但是我多么希望没有失恋这回事,这就是纠结的地方,我们既希望好,也希望有的时候坏一下。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不必太过执着,一切的一切,都要对得起自己,起码在过半年后仍然坚信自己的选择正确。

年轻的时候,如果有些梦不去追,就永远也追不上,包括爱情!

死亡的启示录

2016-06-05 23:10

昨晚做了噩梦,梦见父亲患了肺癌,应该是活不了多久了。我很伤心,辞了工作,回家和父母呆一起,准备任何可能发生的变故。父亲患病后就变得更加像小孩子一样任性,冬天去田里游泳,不听话还要抽烟,感觉他是要在人生的最后时刻,把所有他觉得疯狂的事都做完。

我醒来伤心不已,觉得悲伤从身体的最深处涌上来,我害怕这个世界会无情,害怕自己来不及,甚至害怕自己也患上绝症。我知道自己患绝症没有那么容易,但是当我面对父亲、母亲的离开时,会觉得自己离死亡也进了一步。昨天看奇葩说的时候,有人说,一个孩子一生经历三次死亡,两次是父母的,一次是自己的。我觉得说的特别形象。当至亲之人离开这个世界,留下孤零零自己时,有的时候会悲伤、痛苦、绝望,对生活、对未来不报任何期待,会没有意义。

但是有的时候又要很坚强,一定要装作很坚强,毕竟生活还要继续,即使没有牵挂的人,也要让自己的生命有意义。如果哪一天自己也死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我们家的血液,也要死的轰轰烈烈,死的像触摸到了灵魂。

死,是每一个人必须面对的事情,而且是三次,一次是父亲,一次是母亲,一次是自己。操持这些葬礼的事情,也就是少了自己这一次,我想在这些故事里,我们必须学会坚强,如果不坚强,连葬礼的办不下来,自己就会垮掉,甚至疯掉。

现在讨论这些死亡相关的事并不是空穴来风,我很早的时候就想过这些问题了。突发的死也好,自然的死也罢,我想最重要的,莫过于在生的时候,能够珍惜一切,死的瞑目。

我会结婚,会有自己的孩子,但是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和我一样,害怕自己的父母去世。我一定会教会自己的孩子,如何面对死亡,就像我的父亲从来没有教过我一样,因为我的祖父祖母去世的时候,我没有记忆,我从未见过如何埋葬自己的亲人。就算我经历过外婆的死亡,但是那都似乎是舅舅家的事情,我只是悲伤就好了,并不需要我去操持葬礼的事情。我会教我的孩子,如果我死,需要找哪些人,问他们什么问题,风俗习惯是怎样,坟的风水应该找哪个先生测量,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时,应该找哪一个长者主持这一切。

倘若自己的妻子比自己先行,葬礼的次数还要多一次。如果我爱她,我希望她先去,不然她就会比我多一次,我不希望自己所爱的人眼睁睁看着我埋入土中,在一个个忌辰默默的怀念,无尽的哀伤。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可以在不要那么老的时候就死掉,太老了去死,会觉得恍如隔世,当日落时,脑海中怀念的一切,好像是上一辈子的事情。

如果是朋友去世,我会去参加他的葬礼,就是我已经老的走不动,也会让自己的孩子推着自己去。我会跟他抱怨,他走了,显得轻松,不必要在为自己的子孙操心,或者不必再为病痛难过。我会摆上我们年轻时候的照片,告诉周围的人,那个时候我们一起疯狂过,就像你们现在一样,最重要的是,我们那个时候相互信任。

倘若,倘若我们的孩子死掉,这是最悲惨的事故,而这个时候我们不能再生育,这就更加悲惨。在后来的或许20、30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在清静的房子里来回走动,腿脚不利索,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事。如果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了,我该怎么办?我一定会抚摸着他的额头,为他祈祷,把他的一切都收拾好,向他告别。

倘若我的妻子在未老的时候就死掉,我可能悲恸,可能一蹶不振,可能悔恨自己没能多爱你一些,可能路过悬崖的时候会有跳下去的冲动。但是我知道我不能,我可能要跳的时候,看到悬崖深处的恐怖,突然之间变得懦弱,也或许我想,我们年轻的时候许下过的一切美好的愿望,我一个人也要将它们完成,也或许我们的孩子还在读书,我还需要用自己的肩膀为他的未来打造坚挺的堡垒。我知道我会活下去,活下去的时候我会把你放在我心里最前面的位置,似乎我的活着,也是你的活着,甚至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有你的烙印。

但是我知道,这些可能都不会发生,我的父母会在温暖的午后于我的孩子讨论学习的事情,或者我的父亲会在冬天去结冰的河里垂钓。他们可能会长寿,甚至会被周围的人嫌弃,“怎么活了那么久还不死”。我知道我和我的妻子可能会在周游世界的时候,找到一个隐蔽的所在,从此在那里过上与世隔绝的生活。我知道我的孩子,会在完成学业后顺利找到自己爱的人,组成自己的家庭,周而复始的思考我现在所思考的一切,或许他或她会比我更优秀。

无论如何,生命就像一条河,永不停息,而你我,都要永不停息。

再见,杨绛先生

2016-05-25 22:50

■□□■

澎湃新闻,5月25日凌晨,杨绛在北京协和医院病逝,享年105岁。

杨绛这个名字如此熟悉,但回顾杨绛先生一生的作品,却没有一篇脍炙人口众人皆知,也没有一本书像后来的所谓“文学畅销书”,在“钱钟书”这个名字的光罩下,杨绛显得清闲、专注、平凡。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看似温婉如水的女子,从1934年开始,为中国文坛留下了深刻的财富。我们最熟悉的,莫过于杨绛翻译的《唐·吉诃德》,除此之外,杨绛还有佳作传世,例如《称心如意》《我们仨》《洗澡》等等。这位105岁的老人,在人生的最后一些时光,为这个社会留下了一生的光芒,96岁《走在人生边上》,103岁《洗澡之后》。这些我们未曾读过的作品,在中国文学的发展路上,永不磨灭。

■□□■

1997年,杨绛唯一的爱女钱瑗去世,一年后,钱钟书临终,一眼未合好,杨绛附他耳边说:“你放心,有我呢!”一个陪伴终身的女子,在临终时耳畔仍是温柔的安慰,钱钟书那一刻也应该是幸福的吧。

“钱钟书逃走了,我也想逃走,但是逃到哪里去呢?我压根不能逃,得留在人世间,打扫现场,尽我应尽的责任。”年近九十高龄的杨绛,在钱钟书去世后开始翻译柏拉图的《斐多篇》。她说“逃走”,说明她并不自由,一个不自由的女人,用自己强大的内心,去“打扫”这个世界,也许能为这个世界带来一些干净空灵。

2003年,《我们仨》出版问世,这本书写尽了她对丈夫和女儿最深切绵长的怀念。我们读过很多伟大的作品,例如裴多菲、列夫·托尔斯泰、泰戈尔等等的作品,可是,当我们去读写自己故事的作品时,常常感到温暖,剖去了对社会的责任、道德的负担,故事平淡,却更加真实。

■□□■

杨绛是喜欢清静的人,为了躲避叨扰,90岁生日的时候躲进清华的招待所,典型的民国一代,个性里带着一些有趣。

杨绛有一篇散文《隐身衣》,实际上她和钱钟书一直都披着这件“隐身衣”,把作品奉献出来,人,躲在背后。人们只看到那些光鲜的表面,却不知,为什么杨绛晚年产出颇丰,或许朋友你已经猜到一二。三十年的停止创作,对中国文学,对中国精神世界,都是不可挽回的损失。一场革命,永远不要再来。

■□□■

《我和谁都不争》

兰德(英 写于75岁)  杨绛译

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我爱大自然,其次就是艺术;我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火萎了,我也准备走了。

■□□■

关于“消费死者”。

去年去世了很多有名的人物,这些知名人去世的时候媒体都会大肆报道,甚至李光耀去世之前某媒体就提前公布了去世专题。我想起看到的一篇文章里面的段落:我猜想,他们或许在医生宣布姚贝娜死讯之前就已经写好了稿子,只等 ICU 的病房门打开,他们就会按下那个让他们等了许久的回车键。

这样的语言听上去确实让人有些动了情绪,当一个人还活着的时候就开始写他死了的报道,这就像在诅咒被报道之人一样,是对生者的极大不尊重。

然而,当我们冷静的思考之后,便就会换一个想法。一个人,活了几十年,走了,而任由一个满脑子只想着赶上 deadline 的记者拼拼凑凑出一篇短小的讣闻,作为对这个世界的公开谢幕。太草率了……太草率了!(摘自而我想成为一个有趣的妞

就像我现在开始写杨绛一样,其实我之前仅是在一些评论或文章中了解过杨绛此人,却未曾读过她的散文,这种遗憾是大家都会有的。但当这样一位清澈、智慧、强大、高傲的文人去世之时,我不可能什么都不写,这样太草率,太草率!

若不能纵横江湖,也独立而高傲

2016-04-30 14:27
536356352365091256

故乡的一座桥,小时候有很多这样的桥,全部是用石头堆砌的,没有用到水泥,实际上它是水渠来的,很早的时候,灌溉都靠它,后来就被废弃了,再后来,就都慢慢拆了

说起来,一个人的生活怎样,并没有必要公之于众,但是若一个人想让别人了解,便要坦诚布公,这是相互之间的一种信任,只有别人信任你了,才愿意和你交朋友,和你学习,和你做生意。所以,抱着这种心态,我才愿意在网络上偶尔把自己的生活写出来。

生活更重要的是态度,当然,工作里面也是一样。没有态度的生活就像一个没有主见的下等人,逆来顺受,无所适从。我有的时候也会沦落成这样的人,但是在我越来越明白自己要怎样的生活之后,就不再了。

奇装异服

在我的生活里,我是一个不愿受拘束的人,特别是穿的方面。我很乐意穿自己觉得穿的舒服的衣服,无论它的价格怎么样,样式上是不是符合大家的口味,我只选择我喜欢的外貌。

我一个朋友说,男人不需要很多衣服,只需要几件很贵的就可以了,一个男人要凸显自己的气质,而衣服可以很好的表达出你的品味。当然,后面我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我认为男人也需要很多衣服,不同的时候穿不同的衣服。

561240623608138779

回力是一个我小时穿过的牌子,现在已经很少有小朋友听说过这些牌子了,但对我们来说,仍然是经典,我穿着它,穿梭在深圳的高端写字楼,商场,丝毫不会有觉得low逼的尴尬

我以前想,要找到适合自己风格的衣服,从此以后,就只有这一种衣服,也就是说只有这一种风格。后来我不这么想,我觉得一个人在不同的时期,不同境遇的时候,心境不同,而衣服也应该和心境一样,自然而言。好的穿衣方式是,无论什么风格的衣服,都能穿出自己的风格,风格不在于衣服,而在于人。任何风格,都是人对之的诠释。同样是足球,贝克汉姆踢着像个绅士,而C罗踢着像个勇士,梅西踢着像个追风少年。风格是人表达出来的。

电影

不知道为什么,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生活里面少不了电影。我喜欢电影,喜欢文艺片,不再喜欢武打,不再喜欢小清新,不再喜欢气势恢宏,而喜欢积极轻松以及细节描述的电影,所以我喜欢小李子获得奥斯卡的那部《荒野猎人》,因为这部片子给人的灵魂的震撼很强烈。

近来,我只能自己一个去影院看电影了,我第一次一个人去影院看电影的时候,会觉得,其他的都是成双成对去的,自己一个人去看电影,会不会被人笑话或者感到哀伤之类的。但是这都没有影响我最终自己一个人去影院看电影,我去之前,会看下影院上映的影片,我不会一定去看那些时下特别火爆的片子,而是去看自己觉得符合我的观影口味的影片,所以,当影院上映的所有都是商业片的时候,就算周围所有的人都在讨论这些片子,我也会自己一个人躲在家里,从电影论坛下载来自印度、伊朗或者法国的电影来看,而我找到的这些片子,在我们这类人的圈子里,大家才真正的喜欢,而影院却不会上映。

247723187324192675

一个人一场电影,《奇幻森林》,回味小时候的童话世界。群牛乱奔的那场戏,想起《狮子王》里面,老狮子王被踩死的那个场面,觉得内心充满了对这个世界的绝望

tea or coffee

我喜欢喝茶,但并没有很喜欢喝咖啡。喝茶会有一种平淡感,会让人面对生活,让自己沉淀下来。但喝咖啡就比较浓郁,有的时候会觉得高贵,有一种故意之嫌。

但是我喜欢在工作的时候来一杯咖啡,让自己显得高贵一点,提醒自己,工作是在释放自己的才华,而非消耗自己的生命。刚开始参加工作的时候,拼命,早上很早开始就投入100%的精神,到晚上才离开自己的工位,早上去的时候太阳刚刚挂出来,而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夜灯辉煌。这并不是我想要的。

阿基米有自己的咖啡厅,有自己的咖啡师,有自己的吧台,这是它最吸引人的地方,这是我们自己的咖啡师自己亲手调制的免费饮料,摆在办公室,有一种清新的感觉

阿基米有自己的咖啡厅,有自己的咖啡师,有自己的吧台,这是它最吸引人的地方,这是我们自己的咖啡师自己亲手调制的免费饮料,摆在办公室,有一种清新的感觉

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工作也是一种风格吧。我知道很多时候,自己在工作中有很多无奈,有些东西不是由自己说了算,但是我认为我有一项伟大的权利,那就是选择。我可以选择不再为这家公司服务,一旦我发现这家公司给不了我想要的。

阅读

刚开始玩儿微博的时候,还是2010年,大V还没有霸占整个屏幕。当时我关注的一个我很钦佩的人说,去读书,用墨水屏设备,不要用pad,因为墨水屏设备让你更像阅读。

那个时候我还是买纸质版的书来阅读,但是随着我的书越来越多,我发现自己无法再把它们带到另外一个地方,我每次换一个地方,或者搬家,我的书就会少一些,因为我总会把一些看完的书寄回家,让老爸帮我保管好。可是,每次有一些想法的时候,我发现我需要去翻看那些书才能想请来。所以,我才觉得电子书很好,既环保,又省钱,又不受约束。

我的第一部Kindle,绝对不是打广告,这么好的产品,没有必要打广告

我的第一部Kindle,绝对不是打广告,这么好的产品,没有必要打广告

有一段时间,我看了很多类似成功学一类专门讲述方法论的书,比如《xxx怎么xxx》,有一段时间我又阅读很多评论性质的书,比如《中国国民性xxx》。但是后来,我发现,真正让我能够反思自己,对我这个个体的认识有所感触的,却是小说。不是所有的小说我都看,那种注重情节的小说我就不看,我看那种注重人物的小说,注重对人物性格、特质的描述的小说。

活动

不是什么活动我都参加,现在活动行上面的很多活动,从表面上看都是高大上的主办方和规模,但背地里都是一些推广宣传为主要目的的营销活动。我喜欢干货,喜欢没有大咖的活动,不需要很牛逼的人物一直吹,只需要有真材实料,愿意分享的人,相互交流。

国内的氛围本来就不怎么样,要么一个活动死气沉沉,去参加活动的人,就是为了和大人物搞到一张合影,要么一个活动疯狂至极,像是传销一样。我不觉得非得讲创业,讲形势,讲科技,讲未来的活动才叫活动,一些有料的见面会,或者甚至是读书会,也是不错的活动。

573852042505387137

自己公司举办的活动,也应该是我在公司所参加的最后一场活动。Founders Space的创始人Steve Hoffman在深圳呆3天,为阿基米做了3天的巡回演讲。可惜翻译很有多细节都没有翻译出来,连我这个英语很渣的人都听出来了。

一个人累的时候,总是需要充电,而我则认为,一个人充电并不能真的让人保持激情,充电越多,消耗的速度越快。我想,真正让一个人保持激情的,是来自他个性深处的原始冲动。这种冲动并不一定随时随地表现在外,他可以是一个很高冷的人,但他所想所做却和你我看到的完全不同。

此时的我

每一个人,在他的一生中,总有那么一段时间,是在为一件事而努力。这样的事,有的时候是别人知道的,有的时候是别人不知道的,有的最后会成为了不起的结果,而有的时候只会悄然消失。

现在的我,听着轻音乐,懒懒的,什么都不用想,阅读来自各个平台的新文章,然后在joinews撰写自己的评论,没有功利心,只有单纯的表达欲。

我希望自己在没有工作的时候,做着一件自己觉得值得做的事。而这些事,可能在别人看来,真的没有必要,或者毫无用处,但是对我来说,它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而是于我心灵有寄托的事。

无论你再怎么努力,和科班出身的程序员你还是差了四年的距离

2016-03-01 22:19

我在本科的时候就开始编程,很多计算机专业的朋友和我在一起玩耍之后,普遍觉得自己不如我,说自己四年浪费在了撸管上面。然而,今天同事的一句话却提醒我,即便我再怎么努力,和计算机专业毕业的程序员,还是差了一些距离,如果一定要在这个距离上加上一个期限,那应该就是四年本科的时间。

专业环境造就即使打游戏也比你懂代码

重点是科班出身。很多计算机专业的人四年就是撸管过来的,毕业的时候去华为去腾讯,看上去刁刁的,实际上啥都不会,全部重新学过。可是就是这样一帮五大三粗的人,却有着比其他专业的学生在代码的理解上更加先天独厚的优势。就算他们四年是打游戏过来的,也比那些非计算机专业毕业的人在之后的代码生涯中更加顺利,说他们打了四年游戏,好像说的其他专业的人不是一样。

为什么说专业环境很重要?我大学的时候,一个看上去嬉皮笑脸,拿什么事情都不当回事的老师,天天炒股,根本不关心本学科的发展,就是这样一个看上去不那么认真的人,却说了这样一句话:你毕业以后,无论做什么工作,都会对我们专业有一种情怀。

专业情怀这个事情,说实在,也是然并卵的事情,可是在一些特定的情况下,它真的就是决定一个人在某项事业或者职业上,是否能够发展到一定高度的条件。现在是个讲情怀的世界,即使是那些穿背心打游戏的人,也会对这个世界指指点点,也是有情怀的。一旦在专业这件事上认真起来,谁不会狠下心要大干一番呢?

而其他专业的学生,即使很早就开始编程,也会因为总有退路,在编程这个事情上的决心总没有只能靠写代码为生的科班学生那么强烈。

四年的时间,不会写代码也会review了

都说写代码是一件创造性的事情,可是实际上,那些踩着人字拖毕业的计算机学生,常常花更多时间在码代码,因为他们实在很少有人能创造点什么东西。可是,研究代码这回事却比别人花的时间多。因为要不断的重复,所以他们会考虑代码复用性的问题。因为想偷懒,所以他们会考虑用更加便捷的工具来处理问题。而这些能力来自哪里?当然是学校那些不会教书的老师了。即便上课的这个老师再挫,也会介绍很多有用的工具、模式、方法,甚至很多写代码的“潜规则”都是在这些课堂上传授的。

这对于其他专业毕业的学生而言,只能用零来代替。要入门,要走的弯路太多了。从确定自己要从事哪方面的编程,到学习什么语言,解决环境问题,就要花上很长的时间。而且,入错了门是很悲催的,一旦选择了一个必然被淘汰的领域钻进去,出来的时候就会发现世界都变了。

我在开始的时候,只要是和计算机方面的东西,都去抓一把,各种软件装一遍,各种系统刷一遍,各种入门视频教程看一遍,那时还没有安卓开发,连web前端框架都还没有。可是,一晃6年过去,到我研究生第二年的时候,我才突然顿悟了一样,知道自己在编程这个领域应该如何去发展,以及自己应该专注什么,避免什么。

和科班出身的童鞋相比,自学成才的同学起码浪费了很多时间来确定自己的职业道路。

领悟编程思维精髓的天大差异

有这么一句话曾经风靡全球:“兴趣是最好的老师”!然而,今天来看,这完全就是扯淡。我作为一个从专业外入坑的同学,可以很负责人的告诉后来者,写代码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高大上,高薪又有nice老板,团队氛围特别好什么的,这些YY请保留。每一个人认真对待自己的工作就好了。

回到正题,在编写代码过程中,非专业同学必然遇到的两个问题:效率,质量。

写代码的效率在刚开始入行时,差别非常大,专业的同学写起代码来不会胡思乱想,一般是写完再修bug,而非专业的同学常常会在写代码之前纠结一会儿,然后在写的过程中不断怀疑自己,最后,还是全部重构一遍吧。这个问题的根源是,非专业的同学在编程这件事上的缺乏自信,而缺乏自信的根源则是专业水平低的体现,即没有一种思想可以确保非专业的同学确信自己的这种写代码的方法或风格一定的对的。而专业的同学完全没有这个问题,因为在课堂上,那个带着抑扬顿挫腔调的老师,一定会突然改变声调,要求同学们今后写代码的时候一定要怎样怎样。

但是,效率问题在工作经验和实践时间的积累基础上是可以被慢慢解决的。我遇到一些非专业的同学,工作了5-6年后,写代码的速度极快,已经和科班出身的同学没有区别了。

第二个问题就是代码的质量。其实在我看到的一些情况中,我去阅读一些科班出身的同学和非科班出身的同学的代码,发现科班出身的同学代码比较乱,而半路入门的同学的代码往往比较整齐。可是这种整齐并不能代替代码的效率和可复用可扩展能力。科班出身的同学天然的具备一种设计系统时,某个模块,某个字段,某个机制,是理所应当的。他们的理念中似乎存在一种本能的系统概念。

今天,我的同事在跟我谈javascript的重载的时候,建议我去读《设计模式》,我以前有了解过设计模式,可是让我去读,真的提不起兴趣。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对于非科班出身的人,你有想过当初他们是因为哪一股冲动而跳进开发大坑的吗?难道是因为工资比较高,泡妹子更容易,还是因为极客范儿很酷,互联网创业忽悠泡沫大?我想都不是,当初那些跳入该坑的同学,很有可能是因为想要解决一个自己一直不能解决的问题而逐渐接触到了编程,并且初期放弃了打游戏撸管的时间,而在编程上面投入了超乎常人想象的精力实现了编程能力的华丽转身。可是问题在于,从个人问题出发而从事编程的人,大多是抱着创造性思维来处理代码问题的,在他们的思想里,编程是为了解决问题,凡是能解决的问题,何必去深专背后的机理,甚至更勿谈编程的哲学。

这就是我为什么说,即使一个非科班出身的同学,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在短期,甚至终其一生,赶得上科班出身的程序员在编程方面的造诣。当然,我们不排除有些科班渣渣,如果你认真对待生活和工作,我们这帮非科班出身的同学,或许更应该思考一些创造性的编程问题,而不是在内存、模式、算法上去争论。

一个月,一种欣然

2015-07-28 22:45

工作满打满算,从6月28日至今,恰好一个月,也算是一个纪念日吧。从校园走向工作,这种状态的转变更多的是生活规律的变化。于我而言,学校,无非是在寝室多一些,工作,则是办公室与家里两点一线。校园生活不再,未来充满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中,可能蕴含着各种各样的机遇,都让我无限期待。

在我已历的一生中,无数次畅想自己在离开校园后,走入职场,是进到那种等级深严,每天西装革履严肃紧张的企业,还是能够像极客公园中大多数极客一样,短裤短袖和拖鞋,玩着高科技,散发着宅男气息呢?生活总是这样赐予人以馈赠,将更像后者的工作氛围狠狠的抛给我,让我可以继续像在学校一样,以自己喜欢的方式做着自己喜欢的项目,并且可以和周边的朋友无节操的畅想,还有可爱的老板可以调戏,一切都是那么完美。

在这个世界上,一切都是公平的,有人富有人贵,这并不影响我们可以过上自己梦寐以求的生活,而且是自由的无拘束的。可是,我们仍然要求追逐一些东西,这些东西是我们从小就梦想的,这些梦想,是我们需要用余生去实现的,但我们没有必要现在就开始去做,我们何不静下心来,思量自己都拥有些什么,缺少什么,需要学习什么,放弃什么。有的时候放空自己,净化自己,比一切渴望都有力,有的时候,对自由的追逐,也是对成功的追逐。这一切,仅仅是我们和他们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