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南大,我也为南大,何故你要笑我?

2008年刚进校至研究生毕业七年间,南昌大学自称“昌大”去回避南京大学、南开大学、南通大学等同名简称,似乎有一种不自信的表现。而这两天网上沸沸扬扬的讨论南京大学与南昌大学的简称同为“南大”时,我南昌大学已然表现出了准备一较高下的自信,而南京大学的一些学生嘲讽,以及校方在BBS上发布的声明,让我突然觉得,这个曾经在我心中形象高大的学校,与我母校,也不见得有多高的水平多大的胸怀。

论血统,孰轻孰重未可知

南昌大学最早这么称呼是1949年,也就是国民政府垮台新中国成立的那一年,以前叫国立中正大学,是以蒋介石的名字取的,因为当时江西没有一所像样的大学,在多方努力下历时多年而创办,首任校长胡先骕先生。国立中正大学创立于抗日战争时期,能够以“中正”命名,一方面是获得蒋介石的应允,另一方面也是先人在战争时期仍然坚持办学的精神嘉奖和国家鼓励。1949年新中国成立,全部去民国化,国立中正大学改名为国立南昌大学,后经历20多年的动荡,经历多次拆分重组,实际上在70年代前后,只是徒有其名而已,根本没有教学,甚至连学校都被拆了。1989年国立中正大学在台湾复校,为台湾四所中字辈大学(国立中央、国立中正,国立中山,国立中兴)之一,仅次于台湾顶尖级大学(台湾大学,台湾清华大学,台湾交通大学,台湾成功大学)。而大陆则逐渐演变为今天的南昌大学,如下图:

lsyg

而南京大学,追溯学脉古为源自三国吴永安元年的南京太学,近代校史肇始于1902年筹办的三江师范学堂,历经多次变迁,1949年“国立中央大学”易名“国立南京大学”,翌年径称“南京大学”,沿用至今。国民党时期,“国立中央大学”和“国立中正大学”,谁又多贵一分呢?新中国,南京作为旧政府首都,而南昌作为革命火种起源地,同以城市命名,谁又多贵一分呢?所以,血统论是谈不通的。

当地一贯认可,改称呼显得滑稽

在南昌大学的周围,到处都是冠名“南大”的门店,餐饮店、宾馆、创客空间、驾校等等,没见有冠名“昌大”的,到南昌市区打的、坐公交,报“南大”才能找到地方,告诉路边大妈“我是南大的”,她便知道你是大学生,你要告诉她你是“昌大的”她只会斜眼看你不懂什么意思。

用“昌大”的,都是官方,用“南大”的,多半是民间。前些年学校一直推行“昌大”的简称,辛苦了十来年,却未见成效,无论周边百姓,还是校内师生,好像都不感冒,只有学生会、社团等学生组织偶有用罢了。如果我们假设,官方推行“南大”的简称,那才可谓顺应民心,无需功夫,便可满地丰收。所以说,官方推行的“昌大”简称,实际上跟民意不符,而“南大”则是大家约定熟成的叫法。

都习以为常的东西,即使你再怎么下功夫,也无法扭转大众对它的认知。

南京大学叫“南大”而不叫“京大”想必也是有顾虑的,我想“京大”的逼格比“南大”还要高吧,若要真这么称了,或许北京的高校都要跳起来,南京人也要跳起来了。

南昌大学格局已今非昔比,称“南大”可自勉奋进

南昌大学这十来年自称“昌大”,有种忍辱负重的感觉。一方面,自己的实力确实不如南京大学,而且南开大学、南通大学也可称为“南大”,为了避免沾光的嫌疑,莫名其妙的称了“昌大”,也实属无奈;另一方面,在社会各界都认可“南大”的简称的情况下,依然推行“昌大”的称法,要忍受巨大的心理压力,2011年搞90周年校庆,省里的领导讲话时也称“南大”,学校这些年为了避免自称南大带来的麻烦,已经很低调了,反过来说,这也是一种胸怀和性格。

南昌大学在学科背景、实力,师资力量、所出名人等方面,确实不及南京大学。我在南昌大学呆了七年,亲眼目睹其成长,无论是在办学条件环境,还是学术水平上,已然已经进入一个新的阶段。这个时候勇敢的自称“南大”,不仅能够向南京大学等南字打头的各个高校学习,而且也是决心并列其中一较高下的表现,这种办学自信来自这些年来学校积累下来的资源和成就,敢称南大,是从忍辱负重到重装上阵的华丽转身。

但是很搞笑的是,有些人抱着一个名头,自认高冷,就像如今的香港人看大陆人一样。当一个人开始炫耀自己曾经的荣誉时,他就开始走下坡路了,香港在走下坡路,南京大学呢?不进则退,倘若一个学校在教与学以外的事情上心胸狭窄,也只能说它开始堕落了,斤斤计较了,没有个性了。有本事,就以本事说话,让世人信服。南昌大学正在慢慢体现自己在国内大学中的价值,处于上升阶段,而官方认定简称,可谓给全校师生表明了态度,准备大展身手。

行政主管部门仅作认定,无权指摘

南京大学的主管部门是教育部,而南昌大学的主管部门是省教育厅。实际上,正是由于主管部门不同,其审批结果才出现了这个情况,如果都属教育部主管,后者在提交章程时,要么主管部门不同意这个简称,要么同意,如果同意了,南京大学又有什么脾气呢?反正同意不同意都不会出现现在热议的问题。问题就在于主管部门不同,分属不同地区,因此在称谓上是可以重复的。例如在A省注册了AB有限公司,在C省仍然可以注册CB有限公司,但是在A省就不能再注册AB有限公司。

但是教育部和省教育厅存在一个级别的问题,于是不少人有一种高人一等的感觉。“你看,我们的主管部门比你高了不止一个级别耶~”,这嘴脸怎么那么丑,“你看,我坑里的屎是部长拉的,你坑里的屎是厅长拉的,我的屎比你的屎要牛逼哦~”,真恶心。更恶心的是,有些人竟然寄希望部长过来命令厅长:因为我的屎叫屎,所以你的屎不能叫屎!

公文中的简称,很可能仅仅是为了在上下级行文中方便阅读采取的手段,与实际无关。任何人简称一所学校,都没有法律上的义务,任何人简称一所学校,都有法律上的权利。因为你简称了自己,就叫别人闭嘴,这是一种垄断主义的观念呢,还是一种人性的虚伪呢?

公立教育在公立教育面前谈商标很搞笑

首先,我必须强调,事业单位注册自己的商标是很有必要的,甚至和自身相关的很多活动、事项,如果存在商业潜力都应该注册商标,特别是一些名气越大的事业单位。商标是一个商业行为,如果一些商业机构拿事业单位的名义去获取利益,如果在过程中采取了不合理法的手段,将会给事业单位甚至整个社会带来不良的后果。

当一个公立学校对另外一个公立学校采取商标保护时,就很可笑了。你觉得这个事业单位能干嘛呢?但是,面对商标我也没有办法,只能认怂了。我想说的就两点:①公立学校还是不是事业单位,还是不是社会公共事业的组成部分,难道真的已经完全产业化了吗,沦为商业附属品了吗,相互之间信任荡然无存了吗?②阿里注册了“双十一”相关的商标,其他电商大不了不用呗,还不是照样双十一,大家还不是买买买,剁剁剁,该怎样,还怎样。韩国人把“端午节”申遗,你就不过端午节了吗?

有网友提了一个超级牛逼的建议,把章程中的“简称”改为“俗称”,“俗称‘南大’”,气死你,哈哈~

南昌大学自称“南大”,我挺!

2015-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