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的启示录

昨晚做了噩梦,梦见父亲患了肺癌,应该是活不了多久了。我很伤心,辞了工作,回家和父母呆一起,准备任何可能发生的变故。父亲患病后就变得更加像小孩子一样任性,冬天去田里游泳,不听话还要抽烟,感觉他是要在人生的最后时刻,把所有他觉得疯狂的事都做完。

我醒来伤心不已,觉得悲伤从身体的最深处涌上来,我害怕这个世界会无情,害怕自己来不及,甚至害怕自己也患上绝症。我知道自己患绝症没有那么容易,但是当我面对父亲、母亲的离开时,会觉得自己离死亡也进了一步。昨天看奇葩说的时候,有人说,一个孩子一生经历三次死亡,两次是父母的,一次是自己的。我觉得说的特别形象。当至亲之人离开这个世界,留下孤零零自己时,有的时候会悲伤、痛苦、绝望,对生活、对未来不报任何期待,会没有意义。

但是有的时候又要很坚强,一定要装作很坚强,毕竟生活还要继续,即使没有牵挂的人,也要让自己的生命有意义。如果哪一天自己也死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我们家的血液,也要死的轰轰烈烈,死的像触摸到了灵魂。

死,是每一个人必须面对的事情,而且是三次,一次是父亲,一次是母亲,一次是自己。操持这些葬礼的事情,也就是少了自己这一次,我想在这些故事里,我们必须学会坚强,如果不坚强,连葬礼的办不下来,自己就会垮掉,甚至疯掉。

现在讨论这些死亡相关的事并不是空穴来风,我很早的时候就想过这些问题了。突发的死也好,自然的死也罢,我想最重要的,莫过于在生的时候,能够珍惜一切,死的瞑目。

我会结婚,会有自己的孩子,但是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和我一样,害怕自己的父母去世。我一定会教会自己的孩子,如何面对死亡,就像我的父亲从来没有教过我一样,因为我的祖父祖母去世的时候,我没有记忆,我从未见过如何埋葬自己的亲人。就算我经历过外婆的死亡,但是那都似乎是舅舅家的事情,我只是悲伤就好了,并不需要我去操持葬礼的事情。我会教我的孩子,如果我死,需要找哪些人,问他们什么问题,风俗习惯是怎样,坟的风水应该找哪个先生测量,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时,应该找哪一个长者主持这一切。

倘若自己的妻子比自己先行,葬礼的次数还要多一次。如果我爱她,我希望她先去,不然她就会比我多一次,我不希望自己所爱的人眼睁睁看着我埋入土中,在一个个忌辰默默的怀念,无尽的哀伤。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可以在不要那么老的时候就死掉,太老了去死,会觉得恍如隔世,当日落时,脑海中怀念的一切,好像是上一辈子的事情。

如果是朋友去世,我会去参加他的葬礼,就是我已经老的走不动,也会让自己的孩子推着自己去。我会跟他抱怨,他走了,显得轻松,不必要在为自己的子孙操心,或者不必再为病痛难过。我会摆上我们年轻时候的照片,告诉周围的人,那个时候我们一起疯狂过,就像你们现在一样,最重要的是,我们那个时候相互信任。

倘若,倘若我们的孩子死掉,这是最悲惨的事故,而这个时候我们不能再生育,这就更加悲惨。在后来的或许20、30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在清静的房子里来回走动,腿脚不利索,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事。如果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了,我该怎么办?我一定会抚摸着他的额头,为他祈祷,把他的一切都收拾好,向他告别。

倘若我的妻子在未老的时候就死掉,我可能悲恸,可能一蹶不振,可能悔恨自己没能多爱你一些,可能路过悬崖的时候会有跳下去的冲动。但是我知道我不能,我可能要跳的时候,看到悬崖深处的恐怖,突然之间变得懦弱,也或许我想,我们年轻的时候许下过的一切美好的愿望,我一个人也要将它们完成,也或许我们的孩子还在读书,我还需要用自己的肩膀为他的未来打造坚挺的堡垒。我知道我会活下去,活下去的时候我会把你放在我心里最前面的位置,似乎我的活着,也是你的活着,甚至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有你的烙印。

但是我知道,这些可能都不会发生,我的父母会在温暖的午后于我的孩子讨论学习的事情,或者我的父亲会在冬天去结冰的河里垂钓。他们可能会长寿,甚至会被周围的人嫌弃,“怎么活了那么久还不死”。我知道我和我的妻子可能会在周游世界的时候,找到一个隐蔽的所在,从此在那里过上与世隔绝的生活。我知道我的孩子,会在完成学业后顺利找到自己爱的人,组成自己的家庭,周而复始的思考我现在所思考的一切,或许他或她会比我更优秀。

无论如何,生命就像一条河,永不停息,而你我,都要永不停息。

2016-0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