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畅想之未来这10年(一):算力、网络和协议

未来十年是人类科技史的一个重要阶段,而以目前的科技发展速度与水平来看,人们已经非常接近现代科技的奇点,除了在商业产品上的飞速变化之外,科技本身是否可以实现革命,抑或进入瓶颈期,或许就在这10年。而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欧洲和东亚两块大陆在科技上的不同选择,恰恰给了我们警示,如果错过这次变革,这一瓶颈期,不知道是10年,还是20年,甚至200年。

那么,未来10年,科技上能够算得上革命性的成果是什么呢?我想很多人心里和我都有了共同的答案,那就是:人工智能。

为什么说人工智能是未来10年的革命性成果?原因很简单,以人类的智商,所能幻想的最高机器,就是人工智能,而最近10年,以谷歌、微软、甲骨文等为代表的科技公司,正在不断的生产出一些为人工智能作准备的产品,人工智能不是会不会发生,而是何时发生的问题。何时发生这个问题看似无所谓,但是实际上极其关键,第一台真正意义的人工智能机器能否产生,必须具备它所具备的一切元部件,而这无数的元部件能否在这10年内被全部发明?这是一个非常悬的问题。

但是,在全部这些发生之前,必须有三样东西成为未来人工智能时代的基础,它们分别是:向量算力,无约束网络速率,点对点网络协议。

量子计算机:突破二进制

第一个问题要解决的就是计算机的算力。如果我们希望能够得到一个人体容量的机器人,而仅在它的头部放置核心处理器,那么人体头部大小的空间内,必须拥有超过当前超级计算机群的算力才可以。(后面我们会提到,使用云计算处理并返回。)即使以当前全国所有大型科技公司的机房算力相加,也不见得可以完美支持一台我们理想中的人工智能机器人。

量子计算机为我们解决算力问题提供了借鉴,它突破了传统二进制计算方式,原本一个单位的计算能力,用到量子计算机上就出现了无限可能性,所以它的计算能力非我们的二进制计算机可以比拟的。谷歌率先在量子计算机领域进行了尝试,我们可以知道,将量子计算机用于普通处理的成本是极高的,因此,如何降低量子计算机的成本,是未来10年首先应该攻克的一个难题。

量子网络:网络的相对论

第二个问题要解决的是网络的传播速率,这实际上要解决的,就是网络信号传播的介质问题。如果我们希望能够开发出人工智能,必须注意到一点,那就是每一台人工智能机器都是联网的,而且是秒控,对智能机器人的控制必须是瞬间完成的,甚至是同步的,如果有延时,很有可能出现不可预料的糟糕后果。但是,以目前我们所达到的网速,其实根本无法满足这个需要。首先是空间,我们现在的网络覆盖率还是很低很低,如果机器人是移动的,遍布全世界的,那么网络必须是全覆盖的(当然,肯定是无线网)。其次是速率,我们现在的网速实在太慢,即使是10G主干光纤,也无法做到1秒内响应,更何况是无线网,网速越快,成本越高,所以按照目前的网络技术发展下去,那可真是遥遥无期。

在相对论的框架下,虫洞理论被提出,这种理论认为可以人为的压缩时空,实现穿越。对于网络传输来说,也是如此,网络信号本身其实是频率波,也就是二进制的,这无法满足量子计算机的计算需要,如果用二进制网络和量子计算机对接,必定导致量子计算机爆缸,量子网络是和量子计算机配套的网络形式。一方面,网络传送的数据量的急剧增加,另一方面,网络传送速度的指数级提升。网络信号之间相互交叉,会形成网络黑洞,而这些交接点,可以实现网络信号的跨时空传送。

在无约束的网络速率基础下,云计算可以毫无压力的连接每一台设备,实现中心控制。如果智能机器人作为客户端,那么通过中心服务器的计算力能,再将操作信号返回给机器人,这样,计算机器人仅拥有头脑大小的核心处理器,实际上也就拥有了整个网络的算力,在瞬间完成计算,并作出动作指令。

去中心化:从社会成员到网络节点

社会这种人类组织形式经历了几十万年甚至上百万年,到21世纪,可能会慢慢的瓦解,取而代之的是,以科技为基础的新协议(契约)。去中心化正在成为一种趋势,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的开源思想开始,这种理想的协议方式就已经在科技领域蔓延。去中心化可以解决两个问题,一是网络速率,二是中心化控制导致的网络威胁。与智能机器人的交流无需通过中心服务器就可以完成,人与机器人之间是纯粹的点对点交流和控制。

继BitCoin网络被广泛认识后,GitHub正在计划开发GitTorret,网络参与者被抽象为一个节点,无论是个人,还是政府部门,在网络中必须遵守点对点协议。智能机器人既不受中心服务器控制,也不能控制网络。去中心化的网络协议,将为这个网络带来和平。

从语言发明到文字的诞生,从纸张的发明到电话电报的使用,从计算机的发明到移动终端的普及,人类社会的科技生产力在不断的提高,两次变革之间的时间也在越来越短,过去10年几乎就是好几个时代,而未来10年,是继续变革,还是进入瓶颈期?这是人类的选择。

2015-0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