狭义肝胆,中国传统式理想

韩非子曾说:“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自汉代以后,“儒”进入主流文化传统,而“侠”则始终在正统道德和文化秩序的边缘徘徊。2000多年的历史变迁中,儒家的主流文化地位从未被撼动。然而作为一种文化认同的精神资源,儒家思想的社会凝聚力和归属感常常并不如人们期待的那么强。从元代以后,即使在文人士大夫当中,许多人也对“儒”的价值产生了怀疑。明代的市井小说、文人笔记和社会各阶层流传的笑话轶事中,进士、秀才、书生往往成为笑料,“酸丁”、“大头巾”、“书呆子”等绰号都是讽刺和自嘲的典型语汇。从《水浒传》《金瓶梅》到《儒林外史》,这种对“儒”形象的颠覆达到了高峰。而“侠”的命运则完全不同。“侠”这个原型和“侠义”意象,虽然在历史上常常受到主流价值观念的质疑乃至批判,但在一般人们的真正情感态度中,似乎从未成为被贬斥或嘲谑的对象。“缓急人所时有”六个字是普通人寻求归属、依托和认同的现实需要基础,“侠”和“侠义”便成为从古老的乡民社会到当今大都市底层人们的一种固着的价值需要。(高小康,非物质文化遗产:文学史与活的记忆)

我特别喜欢电影“决战前后”中西门吹雪的一句话,独孤城被蒙骗帮鞑子篡夺皇位败露后,皇帝要抓他,而西门吹雪挡住说到:你作为皇帝,不过是因皇帝所生,没有什么了不起,你只能去管管一些凡人的事,而独孤城是旷世奇才,你没资格管,也管不了。

在《史记》中有专门的游侠列传,侠早在商周时期就已经成为替天行道劫富济贫声张正义的代表意向。但在经过2000年的儒的统治之后,普通人对儒更多的是服从,而对侠则是敬佩,可以说,“侠”才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真正属于普通人的精神象征,才是传统文化的精神追求,才是正义的化身。

在现代社会,这种侠的气质仍然被很多普通的拥有特殊才能的人所发扬,他们或风格怪异,或大隐于市,但他们身上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蔑视权贵,维以正义和道德为衡量世俗的标准。

2014-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