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文的滑铁卢:《一步之遥》背后的现实主义

201404131397396828

电影《一步之遥》是我看过的姜文最烂的片子,虽然他只有5部片子我只看过3部,但是从人们口中我感觉他的电影是那种文艺和屌爆了的感觉,但《一》除了屌,没有其他值得炫耀的了。无论会有多少人开始挖掘电影背后的深意,我只需要两点就可以在我的电影世界观里完全否定它:3D,旁白。

如果《星际穿越》拍成3D,或许会给我们以视觉上的震撼和发挥空间,然而《一》或许为了把前20到30分钟内的盛大舞会表现的淋漓精致,让百老汇式的露肉场景挑起男人们的肾上腺素,除此之外这3D究竟为几何?

那二愣子似的To be, or not to be的旁白更是让观众对这莫名其妙的逻辑感到懊恼,女票对这一逻辑的概括精妙到位:反常规意识流。反常逻辑的横行通过旁白升华为对观众脑浆的搅拌,几乎每一句旁白都在以反意识流的形式告诉观众“你们懂的我不懂”,但从话里行间流露的自问自答式装模作样,或许才是观众最为之讨厌的根源。

在被神一样的崇拜之后,姜文电影用《一步之遥》活生生给自己来一场滑铁卢,无论是口碑上,还是电影的艺术价值上。

女人,在姜文电影里的非人化一如既往,看姜文电影就像读前朝小说一样,要把人物抽象化,特别是女人。《一》里面的两个女人,一个舒淇演的花域总统,一个周韵演的军阀千金,仍然坚持着姜文女性的抽象化作风。刻画人物到底是越真实具体越好,还是越抽象另类越好?在姜文看来,世界上没有跟你想象中的母亲一模一样的母亲。所以答案是后者,反逻辑性格的女性在姜文电影里被演绎的登峰造极。

但这一切被旁白搅局了。每一次旁白不合时宜的出现,似乎在关键时刻跳出来告诉观众,你不必深纠,这是在演戏,你不要去思考背后的道理,演戏就是演戏。既不好笑也不搞笑,一场现实主义的讽刺,活脱脱变成一场天生骄傲的自我嘲讽,那些需要被表现的,观众还来不及领悟,咔嚓,像剪辫子一样把稍有的思绪剪都断,直到电影末了,既不好笑,也没领悟到什么,就是一场没悬念的闹剧。所以观众不买账,所以差评~

那么,《一》背后究竟有没有值得深究的现实主义问题呢?或许,我们要身在庐山,又要跳出庐山,从电影本身和现实之间的混乱逻辑来解答。

1. 政治讽刺

对“如果大清不亡,你爹就不能当大帅”的论断其实是《一》表现的最基本的现实。影片里面还有一个极其典型的暗讽,大帅取小老婆,是为了防止小老婆落入别人的囊中,增强别的大帅的势力,娶小老婆是形势所逼,是迫不得已。表面的口号和暗地的行径,是几乎所有时代政治腐朽的表征,今天我们可以毫不避讳的是,令家的倒掉必然不是最后的倒掉。大帅问“是不是真的杀了人”,武七答“这很重要吗?民意”的时候,正义和政治两者的选择一边倒向了后者。这种赤裸裸的按照现实来演进的方式,又是其他电影所不有或不敢的。

2.社会糜烂

花域、鸦片、贪污军费、洗钱、为升官发财“大义灭亲”,《一》以现实主义的手法把现实写进电影,丈母娘赤裸裸的要男方要富要贵,演员不管事实观众喜欢什么演什么,项飞田和勾姐砸热水瓶,一帮人合伙某算怎么让马走日演自己杀人,还有那个夏日步的故事,这些荒唐的德外之事,却在影片所在的社会里极为正常,如果观众稍不注意,尝尝会忘记那些生活在底层如鼠如马的人。黄海波,李代沫,宁财神,文章,房祖名,柯震东,尹相杰之流绝对不是最后,以及那些落马贪官们纷纷作鸟兽散的情妇们,或许折射出这个时代的糜烂,而某旅行交友app明目张胆宣扬性交易而被勒令下架,或许正是通过某种形式告诉世人,糜烂,哪个社会都会有,无论年代。

3.阴谋

武六编夏日步的故事让马走日上当,自愿自己演自己杀人的电影,承诺等他演完就放了他,但实际上该枪毙还是要枪毙。可问题是,武六爱马走日!一旦阴谋破裂,新的阴谋会马上代替阴谋。项飞田当着武六说有生不会忘记马走日的救命之恩,忘当然没有忘,只是惦记着如何利用他升官发财。马走日究竟有没有罪?这是影片演进的核心矛盾,连马走日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杀了人,但在一场又一场的阴谋下,不管真相如何,马走日都必须死,他死了民意有了,各方都得到自己想要的了。这场闹剧的根源,就是社会正义的缺失,是混乱的社会背景下,缺失正义监督和裁决的规则,某种力量代替了正义,成为社会衡量的标准,而这种力量在当下社会显得愈加鼎盛。

4.权力,金钱,商业化,娱乐至死

这四个关键词堆叠在一起,把封建资本主义表现的淋漓尽致,过度商业化过度娱乐化,让人与人的关系变成了短暂的依存关系。为了把贪污的军费洗掉,不仅要办一场声势浩大的竞选,而且要海选,还要全球,娱乐至死。《一》这部影片成为姜文的滑铁卢,恰恰是因为它的商业化,在《让子弹飞》的那一年,“不亦乐乎”还主要用来表达“有朋自远方来”的喜悦,而今天,它的意思或许更多的是“干嘛不再搞笑一点”。《一》的商业团队配备齐全,从电影的3D形式,从姜文的神话,从前期的造势,从上映后的运营,锤子罗永浩的预告,万达王思聪火上浇油和官方微博的积极回应,中国电影商业化的形式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庞大的商业化运作后面却是电影内容上的平铺直叙,特效上的毫无亮点,到底是商业化外包装值钱还是电影的艺术内涵值钱,可能姜文自己早躺进了前者的臂弯。而《一》用自己的艺术形式,把这现实里的一切嘲讽了个遍,用电影来揭露电影本身,或许这才是《一》的核心价值所在。

总结,无论如何,《一步之遥》用反逻辑的形式向我们展示了姜文如何拍烂片,那看上去是噱头的3D和旁白蒙太奇,最终让《一》故事既没有《全民目击》一样的层层悬念,也没有《让子弹飞》一样的诙谐豪爽,没有《了不起的盖茨比》一样的奢华,也没有《阿飞正传》一样的文艺深沉,成为姜文电影瘦死的骆驼,而姜文在电影中的表现,最终也变得跟个娘们一样矫揉造作,不仅宣告了姜文文艺片的终结,也宣告了中国电影娱乐商业化模式(产品,市场,营销)的成熟,只可惜比起美国电影,中国电影始终表里难以同时撑起。不过我相信,随着国家文化战略的进一步实施,中国文化产业会向一个既有高度又有深度的目标迈进~

2014-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