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应该选择性的保存,还是完整的保存?

这是周老师发的一个问卷,我的回答如下:

1. 鉴定的目的不单单是销毁,更多的是为了提炼价值,只不过销毁成了其手段,因此鉴定是应该继续有的,因为档案需要有价值被提炼出来,但是不一定非得通过销毁这一手段

2. 信息化环境下,档案的销毁是根本没有必要的,谈鉴定和销毁其实思想就已经落伍了,大数据时代,可能更应该去思考如何挖掘价值

大数据给了我们新的思维,面对档案信息的爆发增长,而陈守老的鉴定销毁观念,是一种落伍守旧的甚至卫道士的行径。与其通过人为的去对档案的价值进行判断,不如通过机器学习从中挖掘价值,判断总有误判的时候,而不进行判断,而是去发掘,看到有价值的就提炼出来,提炼一个是一个,根本不存在误判问题。在技术上还没有实现之前,我们不应该销毁档案,没有这些档案信息,无法在技术水平达到后有足够的资料用来挖掘;但是,我们也要警惕档案信息的爆炸,对档案信息的保存不能一股脑的塞到硬盘上,也应该进行处理,不然今后仍然可能无法使用,有价值的信息也会因为干扰太多被埋没。档案应该完整的被保存下来,我们应该换一个角度,不要去思考应该不应该完整的保存下来,而是把完整保存当做常态,理所应当的,真正应该思考的是完整保存下来之后应该怎么办。

但是,这个问卷虽然是在问“保存”的问题,实际上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是不是应该“鉴定”和“销毁”。

从上面的回答很明显,我是反对销毁的。但是鉴定这个我有自己的理解,不要把鉴定按照现在的思维去思考,所谓的鉴定就是一个人坐在一堆纸中间或一台电脑前面,对每一份档案过目,对其是否可能有价值进行判断,这断然不是人能完成的任务。因此,我认为应该给鉴定一个新的定义:通过对档案资源的再次分析,挖掘其信息价值。也就是说不是人去做,是机器去做,不是以判断是否有价值为目的,而是以找出价值为目的,没有价值的就直接忽略掉(但实际上可能这些被忽略的信息下次再处理的时候又能发现新的价值)。这仍然是鉴定,只不过通过机器去鉴别,确定档案信息最终的价值。

2014-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