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档案学基础理论“实质与形式”

鉴于@人大档案学子 没有在关于信息化对档案学基础理论的影响的讨论中直接指出本人观点的不足之处,同时也避免落入“有很多人”之中,我有必要来解释一二:

1、 什么是基础理论?这是解题的问题,没有这个概念,或许我们就不是在谈论同一件事。我认为基础理论就是研究框架的基本点或出发地,是一个理论体系或一种研究 模式得以构成的理论平台。在此平台上形成的不管完整与否、严谨与否的理论体系,都必须依托它们。数字档案馆研究的框架基础是“档案有机联系理论”“档案价 值理论”“文件运动理论”【王芳主编《数字档案馆学》P15-20】,无论新生的研究两只脚都站在这些理论基础上,还是有一只脚站在相关外学科理论之上, 这都是其研究框架的发端。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庞大体系中较为重要的理论也常常发展为某一个分支的基础理论。这即是基础理论【我个人更倾向于将更宏观更抽象的 形而上层面的理论称为档案学基础理论】。
2、作为实践性比较强的学科,需求的变化才是引发档案学基础理论突然变化的根源,信息化只是其诱因之一。需求的满足具有选择性,就像冬天没鞋子穿,可以选 择买一双鞋,也可以选择继续忍受寒冷。而实际上,档案实践发展的步伐(不单单是档案领域)往往具有滞后性或称为“保守性”,所以选择继续忍受寒冷的概率更 大,同样在档案理论领域,由于缺乏实践基础(充足的社会现象、数据、实验、氛围),档案学的研究其实陷入到“理念呼吁”或“理想化构建”的尴尬窘境。信息 化带来的档案需求的变化,而在实践和理论基础上对满足需求方式的选择,让这种信息化实际上只保留在极小的范围(和整个信息学科相比)。
3、如何来衡量影响?影响通俗的可以理解为“带来的变化”,即变化的阈值,或称之为“变异度”,也可用“熵”来解释。(基于上述基础理论的认识,)档案学 基础理论这些年来确实有巨大的变化,然而这些变化基本上是一种“形式的变化”(下文会讲到),而如果我们翻出《档案学概论》,只在上世纪70-80年代的 巨大变动中找到了以“电子文件”为中心的档案学基础理论大升级,却没有在这20年间发生新的突破,这似乎与这二十年间世界信息化迅猛发展的情况不相符合。 我认为对基础理论“熵”的衡量,应该以新的分支学科的数量与成果等级来判别。利用CNKI的学术热点搜索工具(http://epub.cnki.net /grid2008/brief/result.aspx?DbPrefix=hotspotcomp& showTitle=%u5B66%u79D1%u5B66%u672F%u70ED%u70B9)只搜索“档案及博物馆”,我们可以大致看到这些热点的 布局以及它们所对应的成果。真正反映出现代信息化对档案学基础理论深刻影响所占比例还是很少的。

正如@一根筋 提到的,轰轰烈烈的档案信息化怎么样?档案信息化完了又怎样?
而对于@人大档案学子 所指出的知识管理研究,我表达一下自己的看法:

1、 人类经历了“实验、理论和计算”后,进入了第四种科学研究范式,这种范式暂且被称为“发现”【孟小峰,慈祥.大数据管理:概念、技术与挑战】,微软发布了 《第四范式:数据密集型科学发现》论文集对此进行解释。科学研究范式的研究是任何学科都逃脱不了的,无论是历史、哲学一类的古老学科,还是管理、金融这类 近代学科,它们都会逐渐不自觉的去思考并使用第四范式。知识管理只是档案学在第四范式运用上的初级表现。

2、就像一个人开一辆车一样,档案学无论以什么范式在前进(而且是一定在前进),其实质都不会变化,就像这个人不管坐在车里还是出来走路都在他自己一样。 这就是“实质与形式”。参考资料一所说“完全与人存在及其把握方式无关的、所谓纯粹本体论的、形而上学的必然属性”是不存在的,我却认为形而上的必然属性 一定存在,只是其形式不同。档案一旦以某种形式表现出来,那么人们就能很快的发现其实质。信息化是形式,这种形式一旦出现,就可以不被消亡,但任何一种形 式都有保质期,一旦过了保质期(新的形式的出现),它可能就马上黯然失色。一两年前,各地的档案局网站纷纷更名为“XX档案信息网”,而随着时光推移,现 在很多市县又以“XX城市记忆网”冠之,这种形式的变化始终不能改变其档案的实质。而这个“实质”正是我们这个题目所追究的。

3、在美国,档案学研究和教学似乎不像我们国内一样大谈信息资源管理、知识管理,而是仅仅停留在档案学本身问题的研究上,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 Anne J.Gilliland教授说她们更多的强调学生要选择best method,强调更多的是档案的证据作用,而证据作用也是将档案与图书区分开的最直接依据。 【http://www.tangshuang.net.cn/?p=84】

4、丁华东老师从档案属性的角度构建出五种档案学理论范式,可以说档案属性的重新认识就会带来新的理论(属性是固有的,是实质,重新认识需要通过属性的表 现形式),这些新的认识能否成为档案学基础理论,还需要通过我上述的衡量(只是我个人的保守看法)。实质与形式是合二为一的表现在档案实体上,但我们不能 因此而将档案学框定在某一个形式中,故不能以信息管理学的逻辑来框定档案学,更不能因此缩小或替换档案学的基础理论。

2014-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