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对档案学基础理论的影响:浮夸和实在

档案知网发起的新一次沙龙,名称叫“信息化对档案学基础理论的影响”,其中一位朋友总结到:

信 息化挑战档案学基础理论,比如信息化挑战了来源原则、文件生命周期理 论、档案价值鉴定理论,催生了基础理论的新变革,产生新来源观、文件连续体理论、宏观鉴定理论等等革新的理论,这是基础理论对于信息时代挑战的适应和发 展,同时基础理论的发展也对于信息化具有阐释、指导和借鉴意义,两者是互相影响的互动关系。

就跟其他所有的总结一样,“两者老是相辅相成的”。可实际上呢?随后有人这么说道:

前几年搞得如何轰轰烈烈的档案信息化建设,目前到底建设成什么样了?有没有实现预期的建设目标?后档案信息化时代,档案工作又如何展开,也就是说档案已经信息化了,然后呢?似乎不曾有学者或从业者给过我们确切的答案。

我 加入了多个QQ群,其中较多的是以实践从业者为主的,另外一些是以考研读博的学生为主的,到目前真正的学术交流群还没有。这些群里面的从业者们常常会抱怨 到:学理论真没什么用,到了岗位上全部都不一样,要全部重新学过。在此基础上,也有人抱怨,理论跟实践差的太远了,理论根本不能引导实践。

“学院派”“草根派”之争早已有之,但争论出结果的是没有的,“有几次这样的机会:草根派主动伸手出招,学院派或绅士的微笑,或顾左右而言他,就是不接招。有一次,我忍不住私下问,学院派的回答是:不在一个层面上。”[1]。当我们回到最初的问题,信息化为档案学基础理论带来了什么的时候,我们不禁就像上面的学者一样会问“目前的档案信息化建设到底成了什么样?”,而如果说谈了半天(10年左右了)还什么都没搞(搞了一点成就),那讨论真没什么意思。

虽然“档案学术研究过程中没有必要刻意去强求或迎合理论与实践相一致的问题”,“要发挥理论的抽象思维和预测文莱的功能,把目标对准未来,去探讨更高层次的问题”,“以追求真理为己任,重视纯科学研究,无关乎实用”[2],但我始终认为脱离实践常常把握不住事物的发展规律,脱离档案馆实际状况的理想化构建常常反映不出档案馆文化的发展方向,到最后只能是虚无缥缈的“自娱自乐”。(这是我在论文中的原话)实践是不可脱离的,就像大地,没有大地,一切都是浮云,存在于宇宙。在《学如磐石——品<中国档案学术生态研究>》一文中,我做了一张图(图1)来解释这个道理。

学术与实践

图1 档案学学术与实践的关系

 一切都起源于实践,并通过实践去论证,因此不可能脱离实践而单独存在的理论。

再回到我们最最初的问题:信息化对档案学基础理论的影响。

从中可以看出,实质性的影响是微乎其微的。

理论的发展(生态)的主要因素是:学人、学术、环境[2]。 而信息化属于环境的范畴。我们再来看环境怎么去影响理论的发展。在周老师的书中(我们这里主要引用《中国档案学术生态环境》中的框架)将环境的作用总结 为:牵引或制约。(无所谓好坏,有些人一见到一对矛盾就会自觉的去分其好坏,但实际上矛盾的任何一面都有好坏。)包括:学术创新环境、学术发表环境、学术 评价环境、学术评论环境、学术学科环境。我们生硬的解释,信息化算最后一种。因此,这种影响包括:

  1. 档案学术研究对象有不断泛化的趋势
  2. 档案学术理论来源呈现多元化的趋势
  3. 档案学术研究方法由不断增加的趋势

无 论是研究对象、理论来源、研究方法,我们都能找出一些信息化影响的具体例子,例如电子邮件成为档案学研究的新对象,很多信息理论被运用到数字档案馆研究 中,档案科研中也引入了网络文献计量等信息领域的科研方法等等。但为什么说实质性的影响是微乎其微的呢?就像上面的学者提到的一样,双向影响才有评价的基 础,但实际上,我们老想说信息化影响了档案学,可实际上实质性的影响我是看不到的。我们现在将图书情报放在一起谈,因为它们才是深深本影响了。所谓理论的 影响,一定要有深入骨髓的打破和重塑,丁华东老师说主流范式是“信息资源管理范式”,但实际上,档案学的核心理论体系不是信息理论,甚至很少有信息理论的 影子。但图书情报则不同,情报学不用说,现在已经被信息基本取代了,而图书馆学则也被信息理论彻底入侵。(关于学科入侵与反入侵,我在《档案学研究方法的一种模式类型:档案研究设计与模式(译)》一文中使用了下面图2来解释。)档案学理论的发展从本质上讲,是根据实践需求而发展的。档 案学的理论科研其实还没有脱离实践太远,周老师在书中说,档案学之所以还比较羸弱的原因之一,就在于理论没有离实践太远。但无论如何,我们都可以发现,信 息科学的理论对档案学的入侵是很弱的,每一门学科在其发展过程中都存在着这种“科种”之间的不能“杂交”现象,就像物种之间的硬性杂交就会生出怪物一样, 档案学学者自觉的保持着这种对学科入侵的警惕性,这种警惕性是植根于科研骨髓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图2 学科入侵与反入侵模式

但 如果说信息化对档案学基础理论的影响一点都没有,那绝对是不可能的,因为就如上面所述,学术环境的变化对理论发展也有决定因素的作用。但我们再回头来说实 质性的影响不大。这一点我们可以从档案学对信息学科的影响来看。影响与被影响之间也是存在着必然的联系,档案学被影响的同时,信息学科本身也要被影响,而 这种影响的程度其实也必须有对等性。可实际上,我们并没有从基础理论的层面上看到两者的联姻。

总而言之,信息化对档案学基础理论的影响是有的,比较大的,是必然的,然而说到实质性的,对档案科学的性质产生影响的,却很少,这是我的观点。

参考文献:

[1] 一尘.学院派和草根派
[2] 周林兴.中国档案学术生态研究

2014-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