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面的逻辑与里面的逻辑:“档案学元问题”的问题

今天由于作者的推荐,再次阅读了发表在2012年第4期的《档案学的元问题及可能的形而上》,并对这个问题产生了新的认识。什么是元问题?如果简单 的去理解,可以解释为关乎一个事物存在的根本问题,就像著名的很多哲学问题一样:人是什么?人活着为什么?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它们构成了一个学科发端的基 本点。但一个学科的成立和问题本身是没有绝对关系的,因为偶然性有时候起决定作用。而一个问题也不必须发展为一个学科,或某一个学科。“什么是档案?”的 元思考可能也能产生其他的学科,为什么是档案学?这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在下面的思考之前,我需要解释的是,上一篇名为《档案学学科研究思维导图》的文章中提出来的思维导图首先不是一个理论框架,而是知识线索,其次不是关于档案学的,而是关于档案学研究(领域)的。

档 案学本身的研究一直存在着表面逻辑和里面逻辑的问题。表面逻辑就是自称逻辑,是人为逻辑和自觉逻辑;里面逻辑是自成逻辑,是先验逻辑和理性逻辑。两者并没 有孰优孰劣之分,而核心问题在于,它们对档案学本身科学的阐述影响了档案学的哪些结构。【注:里面逻辑不一定是真理。】

“档 案学的元问题”本身也存在一些问题,这种逻辑其实我们应该用“命题”来定义。就像今天在探讨档案学的形态时,把档案学认为是研究“档案现象”的学科,而实 际上,研究“档案现象”的学术活动本身也是档案现象,那么研究档案学本身也是在研究“档案现象”,研究档案学本身又变成了档案现象。研究“档案学的元问 题”的问题其实不应该那么复杂,而应该用“档案学的命题”来进行阐释。

首先,笔者试图提出几个关于元问题的问题:

  1. 作为以档案科学为主体的档案学,是否存在“元问题”问题?
  2. 如果存在,档案学的元问题是什么?
  3. 档案学的元问题是否真的包含高博士文中所指出的三种维度,这三种维度是不是在说同一个“物”,如果是,为什么需要把它们分开?
  4. 档案学假如存在元问题,那么它的结构是怎样的?
  5. 档案学的元问题如何构造档案学?

在 《档案学学科研究思维导图》中我已经指出了档案学研究中确实存在“方法论和形而上”的研究,按照“逻辑基项——逻辑起点——破裂与生成——学科本质——困 境根源——趋势与重点”的结构展开来讨论档案学的元问题会不会束缚住对元问题的思考,而如果纯粹的形而上,又会不会陷入到一种理性的无限循环中。所以,我 们学界对元问题的思考真的很少,就我目前读过的文献中,明确去探讨档案哲学元问题的,除了高博士的这篇摘要之外,还有胡鸿杰老师《中国档案学的理念与模 式》和相关文章,以及通过文献检索“档案哲学”时获得的部分文章中的某些片段。但实际上,没有确凿的证据来证明档案哲学的体系。

而如果档案 学的元问题没有得到解决,那么所有的研究就会是表面的逻辑,这在我交给老师的论文《档案馆文化研究反思:瓶颈与突破》中零星的提到这种理念。学者对理论的 塑造出自对感官世界的认识冲动,而非理性逻辑的判别,我们大部分研究都没有在研究开始之前思考研究本身对于档案学构造的影响问题。【但我们首先必须认识 到,即使没有元问题,也并不影响学科的存在,因为表面的逻辑可以帮助学者以现象来解释现象,以习惯来代替规律,以道理来代替真理,而这些结构在一定程度上 是正确的,因为现象本身是由规律决定的。所以,在管理学产生之前,管理活动早就存在,管理活动的科学性,并不会因为管理学的不存在而不科学。】今天,我们 在研究数字档案馆的时候,常常是迫于新的档案现象而不得不进行新的研究,当我们还没有思考清楚档案学的根性问题时,时代的需求迫使学者暂且搁置元问题的思 考,去完成时代赋予的使命。可惜的是,有些研究者却在这个过程中随波逐流,他们大部分是表面逻辑的表面逻辑,就如周林兴《档案学术生态研究》中所指出的, 他们只是“谋事”而已,为了生存,迫于生存。于是,档案学的尊严问题显得岌岌重要!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高博士指出,一方面,更积极地探索档 案形态转变的概率问题,建立数学模型,分析变量等,这属于构造问题,可以弥补档案学本身学术的缺陷;另一方面,需要更多的档案学自律,学者自觉,这属于学 科规范的范畴,通过更规范的学术评价,进一步提高档案学本身的学科地位。而笔者也能感觉到,图情专业混为一家,而档案学独立于外,这说明有可能档案学与图 情或许本身并非一家。我曾经说过,档案本身就是档案,档案不能用信息去定义,也不能用记忆去定义,而只能用档案本身去定义。要在庞杂的学科之林找到档案的 立身之所,一不能靠政治,二不能靠怜悯,而是需要档案学者在完整的档案学塑造中规范自觉,并吸引更多的人参与到档案学研究中。

2014-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