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主义和人民主义

在国家之前应该先有人民,国家是一个伪概念,人民才是一个真概念。这是当今所有被蒙蔽的人都所不知道的,也是这个世界不公平的源泉,起码是我们的这个世界。我们姑且不论公平是掌握权威的人的,我们尚且来论国家主义和人民主义。

人 民主义比较贴近“以人为本”,但人民主义讲究的不是“以人为本”,“以人为本”仍然是一个统治的概念,人民主义的本质可以说是一种宽容与共享。在现在的社 会里,缺少这种主义,即使这种主义曾经存在。古代君王讲究“天意”,其实天意就是民意,这里的“民”是一个集体概念。“少数人服从多数人”不是人民主义, 这也是一个统治的概念。“天意”是指遵从自然法则,让人可耕种、可收割,让人可以吃喝无愁。这里不说“百姓”,这也是个统治的概念。人民主义比古代“顺应 民意”更进一步,人可以决定自己的事务,同时可以参与公共建设并拥有发言权,最关键的是在付出的价格中能得到等同的使用价值(姑且用MAX的经济学来解 释)。

但 现在实行的是国家主义,那么什么是国家?如果从汉字的解释,可以追溯几千年,但我们只谈国家主义。现在有很多东西带有“国”的性质,如土地国有、公路国 道、企业国企……我们很随意的将“国”当做我们的政府,并把它作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当做家庭的一份子,“国家”如此而来。但是“国有”是一个伪概念,国 有从本质上讲是不成立的,因为“国”包括了“人”,国不能的一个独立的单独体,不能和“人”并立,而应该是“人”的集合体。这就像我们小时候改病句:这里 有苹果、梨、香蕉、水果等。水果是不能和苹果、梨、香蕉并立的。关键的部分不在于概念上的伪,而在于有人可以使伪概念合法化。

国家主义和人 民主义是一对相对的概念,我们用税收来谈论。如果是国有的事业,那么它是靠税收来作为资本,所赚的钱归谁所有?国家。国家是谁?政府。政府是谁?没有谁 了。按理来说,人民所纳的税应当像物业费一样,交了钱就享受其所消耗的劳动成果。如此说来,赚钱也是国家主义的范畴,因为只有国家主义才允许明目张胆堂而 皇之的从人民的手中收取不等值的费用,把多余的钱扣留下来,作为私有。那么收税的目的也就明显了,就是要把多余的部分扣留下来,作为私有。可是是谁扣留下 来作为私有?国家吗?显然不是。国家是一个伪概念,是一个被奴性化的词汇,并被人混淆视听。

在国家背后隐藏了另一个概念:民族。民族是真概 念,是人民主义范畴内的。仍然以税收为例,人民主义的税收就像是物业费,人有权作为参与者去支配它,决定它该如何使用。作为服务者和劳动者,物业有权利获 取劳动报酬,有义务提供舒适的环境。当仍有余留时,这一部分就是民族的力量,余留越多,代表这个民族的强盛,因为越多的余留能做更大的事业。

那 么,既然国家是个伪概念,应当如何处之。如果国家的本质可以靠近民族的本质,那么这个国家仍可保留。民族的本质才是民富族强。国富而民穷的世界就不是民族 的本质,这其中的人所生活的环境,肯定是不舒适的,充满急躁、恐慌、懒惰、堕落的情绪。相反,民富而国富则是民族的道理,《国富论》所论,大抵如此。

人民主义尚有不可逾越的局限,即人性的贪婪,这种贪婪是不可避免的,因此这个世界有两种人,一种是有智慧的人,另一种是贪婪的人,这两种人占领着世界上的所有资源。只有去除贪婪的人,才能使世界的资源为人民服务,这个人民将会落实到每一个人(最好不是贪婪的人)。

2014-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