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看世界:档案在学人眼光的狭隘

说明:本文是我在2013年4月4日写在以前的博客上的文章,现在特地把它转载到这里,以方便日后阅读。

在 我们常见的一些文章中,常常发现学者们对社会的档案意识感到无奈,并强烈的呼吁社会提高档案意识。然而随着时光的流逝,特别是互联网深入普通人的日常生 活,这一现象发生着非常大的变化。今早起床,凤凰台放了一部关于张志勤的纪录片,我站着看了很久,最后醒悟,这不就是档案在社会媒体中的开发利用吗?

档 案与其是馆藏资源,不如是社会财富。我们谈社会记忆,大讲档案是社会的真实记录,然而我们的研究仍然大部分停留在把档案固定为能够进馆的那部分资源。实际 上,无论是“档案”还是真正的档案,都是有人去做的,体制内的档案成为研究的对象并不奇怪,但任何学者不应排除体制外档案行为的研究。

我们 应该冷静的思考:档案是一个社会的真实记录,同时,这一时期的档案集合应该真实的反应这一时期的社会全貌。我们研究者一贯的强调前者,却往往忽视了后者。 如果百年之后,社会尚能依稀从人们的回忆中大致了解时下的社会状况,然而千年之后,我相信一定不会有人知道我们21世纪初的中国的真正模样,因为我们目前 的技术和制度尚不能保证我们将“能反映这一时期社会全貌的档案集合”保留下来,对于档案学人,几乎还没有人认识到,信息时代到来对于档案界所产生的挑战, 大多数学者的目光仍然停留在看得见的档案,而无知看不见的档案。如此发展下去,这一时期的档案大部分会被泯灭,我们现在生活在原始社会,生活在没有档案的时代

幸 运的是,并非没有人去做有关真正档案的事。诸如腾讯、新浪、淘宝、谷歌等等IT企业在帮助我们保留着巨大的数据,它们拥有大数据,并且以此盈利,但正因为 它们以此盈利,大数据对它们来说非常重要和关键,继而极其珍惜和爱护。为了更多的盈利,它们发挥自己的才智去开发和服务。大数据时代对个人信息的挖掘尤为 关键,无论是电子商务服务方,还是即时聊天等个人服务,都将目光瞄准真的互联网上的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人的在不断更换位置的,)这是多么平和的一种心 态,关注个人,关注民生,关注社会的真实形态。然而即使如此,每天都有无数个网站在关闭,每天都有无数个服务器发生数据崩溃,每天都有无数个网络节点由于 总总原因丢失原本应该保存下来的数据。

我们对历史的认识的有限的,即使有档案,档案反映的是被选择后的历史,档案唯一可以确信的是:被记录 的文明一定存在。无论是互联网还是政府办公网络,都无法实现永久的运转,“任何一个IT企业都无法永远立于不败”。随着时代的变化,终究档案学者会发现, 我们的眼光是多么挑剔,以至于我们失去了最有价值的机会。

时代之声其实在空中悠悠回荡,它在说:放下你高贵的姿态,去人群中,去最微弱的地方,那里才是你的归宿。

2014-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