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档案”概念辨析

对“民生档案”的概念持反对态度的不在少数,焦点其实只有两个:1、民生档案没有衍生出新的学术问题[1],提法不科学;2、民生档案内容泛化,概 念空洞,是“假概念”[2]。它们认为所谓“民生档案”就是一种逢迎党和政府的赶时髦而已,不值得探讨。然而,笔者却认为民生档案是档案工作及档案研究走 出困境的一个突破口。本文暂且不论这一层,只希望对“民生档案”及“档案”的概念与理念做一个辨析。

胡鸿杰有一本书《中国档案学的理念与模 式》(再版后更名《化腐朽为神奇:中国档案学评析》),书中这样提到:中国档案学对科学理论的最大贡献并不在于使广大民众明辨档案的概念,而是使他们接受 由中国档案学所倡导的理念和所推行的模式。概念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理念与模式,这里的理念与模式我们可以稍加演义,认为是广大民众对档案工作或档案活动的 一种总体印象,以及其打算参与其中时所要付出的努力。我想,重要的不是告知世人档案为何物,而是让世人参与档案活动亲身去感知档案的形而上。

“民 生档案”的基本意义在于提出一个明确的服务方向,即档案工作要为民生服务,“民生档案” 的提出本意只是在于提出档案工作在当前的服务重点,[3]它关注 的是档案工作在民生事业范畴中的问题及对策,而非泛档案的概念。探讨民生档案,应该是探讨“一种资源的建设与服务”的问题,而非“档案的内容与范畴是什 么”的问题。民生档案的提出是要解决问题,而非制造问题。上海市奉贤区档案局(馆)严永官认为,“民生档案”不是一种档案的名称,它要解决的是把以往我们 所不重视的一些档案重视起来(如空口无凭、签字画押等),它实际上是作为一项工作、一种提法,没有必要从理论上对其加以论证。[4]

若纠结于概念,我们将一事无成!

对 于档案界论坛上春风秋水,我也不禁要问“生态文明”是个什么东东?“知识经济”是个什么东东?再来问问“历史档案”是个什么东东?“口述历史”又是个什么 东东?如果你这样去思考,民生档案并不过分。拿最近的“历史档案”来比较,什么是历史档案?我们都知道“历史学家关注的是过去;政治家关注的是现在;科学 家关注的是未来;而档案学家关注的是,如何为了未来而把现在完整地保存为过去。”①现在也会成为历史,现在的档案也会成为历史档案,如果这样的话,历史档 案可比民生档案包括的范围大得多,历史档案里面有人事档案、基建档案不?历史档案里有住房、水电、交通、婚嫁档案不?为什么我们可以提历史档案,不能提民 生档案?

产 生这一问题的根源,个人认为和档案的概念本身存在一定的关系。从中国档案学产生以来,“档案”的概念就在不断的变化,从“办理完毕以备查考的文件”开始, 到“固化信息”,再到“社会记忆”,我们越是试图去把握档案的本质,就越陷得越深。但我认为我们不应该惧怕这种惆怅,因为有的时候我们越是接近真相,越对 眼前的事物难以把握。“档案”一词过多的被赋予了载体的意义,特别是日常生活中,这让学者左右为难,因为我们都知道档案是内容,而不是载体,但如果学者提 出的概念中只有内容,不含载体意义,那么很多人会对此感到抵触,甚至会有人跳出来大笑:“还档案学家呢?连档案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丢人!”但实际上,我 们关注的更多的是形而上,而非《档案法》中规定的档案。

档案更多的是一种信息区间,我们对档案的理解过 于局限,把档案限定在“原始性+真实性+备考性”上面,即档案一定要依附于可以称为档案的实物身上,无论是实物档案、口述档案这类跟一般的文件档案有区别 的档案,却忽视了另外一种情况:为什么我们称之为档案的东西在博物馆里成为文物,在图书馆里成为资料?在办公室里称为文书,在石窟里称为碑刻?因为它们确 实是文物、资料、文书、碑刻,只是表达的信息区间不同。档案要表达的是属于档案的这一信息区间,而这一信息区间就是档案的理念与模式,是为世界上每一个人 所辨析的区间,只要某个物体在这一区间呈现出了符合规律的信息,那么它就是档案,而如果一个普通人,或许他说不出这个东西叫档案,但在他的脑海中一定存在 一个区间,专门为它保留。

形而上的东西常常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更毋庸说文字。试图找到一条完完全全的档案的定义是徒劳的,就像我们面对新时 代数据为主导的社会的时候,由于我们不敢把这些数据定义为档案,所以我们在数据时代一事无成,而正因如此,我们也失去了档案的未来。电子文件是不是档案? 大数据时代非结构化的数据是不是档案?我想如果在档案这一信息区间表现出了自己的特性,那么我们必须加以关注,然而不幸的是,作为记录这个社会真实一面的 各种网络信息、email、碎片化文本、简讯、电子书等等,恰恰被这个时代的档案学者和工作者抛诸脑后,逐渐被商业机构所垄断,而这些商业化机构为了自己 的经济利益,按照自己的衡量标准销毁这些数据,直到一轮又一轮的新陈代谢完成。

民生档案更多的也是表达一种信息区间,在这种信息区间内,档案工作的服务方向非常明确,即档案是为民生服务的,而当人们再次提到档案时,会在潜意识里就指出:那些能够证明婚嫁信息真实性原始性的信息区间的载体就是档案!

[1]于英香.“民生档案”现象“冷”与“热”现象阐释[J].档案与建设,2009(2):26-28.

[2]张天佩.从“泛档案”到民生档案——对民生档案概念的质疑[J].山西档案,2009(1):22-23.

[3][4]严永官.论“民生档案”[J].档案管理,2009(1):21-24.

①徐拥军博士在档案知网(原档案学通讯网站)社区的个人签名。

 

2014-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