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学的吸引力

今天,一位准备考人大档案学的武汉同学跟我聊起自己的档案情结,其中一句话让我很是惊愕而庆幸。她说自己从来就喜欢档案学(不管是不是真的),虽然 不是档案学本科专业,但一直在读《档案学通讯》,从中了解档案学研究的状况。她在问我本科什么专业的时候,无意间说到:是档案学(专业)的就很幸福啦。

我 一直在思考,作为档案学人的大部分中,为何会产生一些负面的情绪,认为档案学是小学科,没什么发展潜力?这是很令人震惊的,古今中外,没有一个学科体系内 的人孜孜不倦的为一个自认为没有太大潜力的学科不断努力。可是档案学的学人中不乏抱着没有希望,却仍旧坚守的工作在自己的岗位。无论是档案工作者(我曾认 真读过郭红解老师的书和一些文章),还是档案研究者(胡鸿杰老师的书我基本都买),他们内心或许承受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心态,即使不抱希望,也从 不言弃,坚守如磐。正是这些老师(凡引领人思想的,我认为都可称之为老师),让我们可以在档案学领域任由翱翔。

档案学是一门可以用来思考的 学科,这个时候它就像哲学一样魅力四射。然而,从目前档案学科的研究人员和期刊数量和级别来看,档案学的研究力量极其薄弱,太薄弱,甚至到没有声息的感 觉。今天看到一位硕士生的期末论文,写的是“法律的移植和本地化研究”,让我想到档案学从来没有这样的研究题目。我想正是由于我们的力量薄弱,很多课题根 本还没有提出来,直到有一天,档案学研究的人可以比拟历史研究的人数,那么我们不愁有更为宽广的研究思路。

2014-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