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中公共档案馆文化功能思考

当进入改革开放新的关键时期时,文化成为一个时代的问题:机遇和挑战。文化面临的挑战直接体现在社会各个方面,社会道德的缺失、社会功能的破坏、社 会氛围的堕落,无论从哪个方面考虑,文化将会是社会回归正途的唯一途径。党的“十八大”上胡锦涛主席发表演讲,讲文化作为政治与经济话外的最重要题目。社 会学者、政客,甚至普通人都在思考中国的文化问题。

而实际上,目前中国的问题在很多已经发达的国家也发生过,几乎无一例外,究其根源,是社 会结构被破坏后贫富悬殊带来的症状。不过社会自有其修复功能,但这种修复需要人为去做,它不是自动修复的,而是在这个时期的人们付出努力的结果。在这种努 力中,公共档案馆作为文化机构,有其必须担当的文化责任。

一、公共档案馆应该承担文化责任的背景环境

无可厚非的是,档案 馆是一种文化力量,本身蕴藏着自古以来几千年沉淀的历史厚重。档案保管机构有史以来都是服务机构,在档案库时代,其为政治统治者服务,而在档案馆时代,其 为社会公民服务。凡是称馆的机构,从意义上讲都是公共的,无论图书馆、博物馆、档案馆,这是近代以来的历史共识。

但是在社会主义时代的中 国,档案馆尚未承担起文化责任,其价值在被长时间的抑制中。“一个事物的存在都有其意义”,人们只知道前面半句,我们更应该记住,“一个事物要有意义必须 将它的功能发挥在正确的场合”。当我们在不断的探讨挖掘档案馆的功能时(如知识管理、信息中心等),我们在违背自然的规律。上帝赋予一样事物一种功能,并 希望它好好发挥。但是人们常常希望东西的功能有很多,甚至万能,于是它的价值反而无法体现其中。也有可能我们是迫于无奈,只有去研究档案馆不痛不痒的空中 楼阁的功能,才能满足我们内心对档案事业归宿的认同。

实际上,档案馆的功能非常单一,在人们需要它的时候它能够挺身出来就好。可是现在的情 况不是这样的,当人们试图去了解档案馆时(馆藏),它被关在深院中,门口有暴力力量看护,当人们提出档案需求时,档案馆的朋友告诉他需要各种手续,最后没 有办法,告诉他所需要的档案没有或不能提供使用。档案馆的功能简单到只是提供馆藏资源的程度(档案产品),可是这一功能却没有得到发挥。老师举了一个非常 带血的例子,猪的功能就是提供猪肉,可是现在它就是不提供可以吃的猪肉,猪肉不能吃,那它存在这个世界有什么意义呢?杯子用来装水,可能现在它就是不能用 来装水,有什么意义呢?钱就是用来花,可能现在它就是买不到东西,有什么意义呢?图书馆就是给人们提供书籍,没有其他功能,可书就是不给看,有什么意义 呢?档案馆就是给人们档案消费,可就是不提供,有什么意义呢?

发挥好自己唯一的功能,就是其存在的意义。发挥好自己唯一的功能,社会才会认可其存在。

二、公共档案馆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中发展的价值取向

如 果档案馆要被称为公共档案馆,首要前提就是为社会公众服务。它的属性是文化性,无论存在于公务员系统还是事业单位系统,其文化服务性都不该被削弱,失去这 一点,它就失去了发挥自己唯一功能的权利,将毫无意义。现在档案馆存在的意义是为少数人服务,即国家行政体系,如果脱离其存在,那么档案馆将一脸茫然。幸 运的是,包括深圳档案馆、上海档案馆在内的一些档案馆在社会堕落的年代没有迷失自己,并坚持着创造社会服务的价值。

这个时代是一个非常糟糕 的时代,有人补充到“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其实后面一句是在安慰自己,因为最好的时代是说我们可以抓住机遇,抢占先机,将来获得站在社会顶 层的可能。公共档案馆在这个时代简直毫无尊严,且不说普通人的尊严尚不能得到保障,在一个道德败坏、诚信缺失的社会,没有人可以得到良心上的安慰(让我想 起一部电影《杀生》)。但圣人都生活在这样混乱的时代,只有在更为糟糕的社会,保持自己的本色才显得尤为珍贵。档案馆在新的体系中发展,无论是从思想理 念,还是实际行动,都应该坚守节操,秉承公平、客观的社会责任态度。

三、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下公共档案馆应该如何发展

值得 思辨的是“权力”和“权利”两个概念,“权力”是一个令人向往的词,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痛恨那些掌握权力获得利益的人,而几乎所有的人都又在追求权力以求获 得自己的利益。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中,“权力”的思想应该得到洗礼,“权力”意味着责任,“权力”越大,责任越重,甚至不可承受之重。今天看了哈佛大学的 公开课视频,我们无时无刻不再用一些借口为自己辩护,而如果需要承担责任,你是否愿意放弃自己的家庭、空余时间,一心一意的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呢?周恩来 是这样的人。

档案馆更多的要思考“权利”问题——公民的权利。社会文化服务是一种公益,我们不能完全抛开经济效益来谈公益,在公益研讨会上 马云也说过,公益也是需要能力的,因为比尔盖茨等世界富豪跑到中国来鼓动公益时,中国的有钱人们每人敢撇下嗓子说自己的资本要全部捐。但是,公益是档案馆 的“本”!对于档案馆来说,它所能提供的一切都是公益,因为除了档案馆,每人能够满足社会公众的档案需求。然而问题在于,这种满足的程度对于现在来说实在 太可怜了,以至于人们完全可以淡忘档案馆的存在,就像你的朋友视你而不见的那种残忍。

首先是资源问题。档案馆的资源目前集中在馆藏上,但是 由于上述的总总原因,档案馆的馆藏价值得不到发挥,越来越少的社会机构愿意将其档案移交档案馆,因为档案在他们手中可被利用的程度更大。然而档案一定要保 管在档案馆,因为那些社会机构终有一天会灭亡,可那个时候,它们可不会理会自己的档案,巴不得一起毁灭。于此同时,资源更反映在开发产品上。原始的档案资源几乎无法提供利用,更无从谈起服务了。要经得起服务标准的考验,在开发上加大力度是不二之选。

其 次是技术问题。无论是哪个环节,技术都是一种重要的保障力量,没有技术,收集工作寸步难行,没有技术,整理工作寸步难行,没有技术,保管无从谈起,没有技 术,开发无从谈起……技术是一条必不可少的条件。于此同时,技术问题带来的是资金问题,资金靠行政拨款是远远不够的,更多的应该是一种社会募资,公共事业 都应该是社会募资,股东都是社会普通人。

再次是人员问题。人这个问题太难解决了,起码目前是这样。如果谈服务,服务态度不好,就可以不用 谈。服务态度有了之后,再来谈提供的产品好不好、合适不合适、有没有解决用户需求。我们现在去档案馆,第一眼看到的一定是安保,然后是咨询人员。可是,如 果你看到安保的时候,他伸出警棍,拦住你,盘问你,什么人,哪个单位的,身份证拿出来,介绍信有没有盖章,有没有带什么特殊的设备。如果是我,在问第二个 问题的时候,我会扭头走人。就是你什么都有,见到了咨询人,瞧着她充满怨怒的表情,狂躁的巴不得你赶紧滚蛋,就算你是领导,也会郁闷很长时间。我喜欢去图 书馆,因为那里完全开放,只要不提着菜刀去,绝对可以在任何地方带上半天。

最后是产品问题。我喜欢关注一些科技产品,他们谈的最多的就是用 户体验。首先,你能不能提供我想要的东西,如果不能提供,能不能找到替代品。其次,你能不能提供我足够的东西,让我有的挑选。最后,你能不能提供准确的产 品,让我满心欢喜的付钱回家。如果你去档案馆,这一切都得看运气,而且还要应对前面的安保。前文已经谈到技术问题,产品怎么样,不单单靠技术,更多的是靠 创意。档案馆以公益为本,但传意是有附加值的,我们去博物馆的时候,总能看到一些玻璃柜台,里面好像在卖什么东西,价格还很贵。档案馆的产品可能比博物馆 的更丰富,因为档案馆相当于是图书馆和博物馆的综合体。

四、支持因素:制度和法律

社会的运转有其自身的规律,但这种规律 常常被个别情况打破,在暴力足够的情况下,我们试图通过制度和法律来维持这种规律,惩戒那些搞破坏的人。档案馆作为社会文化机构,原本应该发挥其文化职 能,而非隐藏在深府大院,可能主要原因之一是没有足够的力量保护它作为社会文化服务角色为社会提供档案文化服务。

我想中国唯一一部尊严被践 踏的法律就是《档案法》,档案法里的明确规定被人视若不见,违法犯罪在极小的范围被警告,小犯初犯当做没有发生。而如果档案馆敞开胸怀,接纳社会的需求, 无法想象档案会变成什么样子。完善的法律是档案馆作为公共文化服务机构与众人见面的最基本保障,这种保障不仅有暴力条件的约束,甚至还有道德的警醒。

而 除此之外,制度就更加具体。无论是基于政府的社会管理制度,还是基于社会公众的服务制度,都应该得到重视。档案馆文化服务制度的价值取向和图书馆、博物馆 一样,任何以此为基础的活动都应该有章可循。但目前我们的政府并没有过多的思考这个问题,非常关键的一点在于,档案馆不属于文化单位管理,和图书馆、博物 馆分属两个不同的体系,这使得档案馆完全没有社会文化意识,馆员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催促社会机构移交档案,而在有人查找档案时,却设置总总障碍。而如果 我们将档案馆从档案管理体系中划拨出来,作为文化系统中的一份子,单一的履行档案文化服务功能,把档案的移交收集工作留给档案局,档案馆更多的是对档案资 源进行研究和开发,并将这些开发的成果使用到社会文化服务中,那不是更好。

写在后面

如果把公共档案馆认为是图书馆一样的 休闲场所,笔者尚不完全同意,毕竟档案馆有其自身的特性:档案具有独特性。档案首先具有保密性,一定期限内的档案不能公开,有些档案甚至是永久保密,只有 部分机构可以使用。其次具有易损性,档案存在于世很艰难,稍不注意就永久性毁灭,特别是历史档案,很多档案是孤本,稍不留神就将失去人类的文化遗产。再 者,档案具有难读性,任何档案本身都不是很好读,或者单份读起来没有意思,读所有的又时间不够。因此,需要档案馆来开发档案资源,形成易读有趣的产品。

笔者完全反对将档案馆完全产业化、休闲化,基于上述的原因,档案馆应该保持自身的特有尊严,形成独特的社会形象,当世人都了解档案馆时,档案馆也就真正的在做自己。

2014-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