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墙与村壑

也许是已经荒芜了的文化,让我们这个时代拿捏不好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是正以,什么是宁静。关于旅行,我们已经无数次的向往又舍弃,向往那种自由、无拘无束,舍弃那种自以为是的安宁。索性,这种安宁因人的心境不同,和谁一起相对更加重要。

国庆趁假去了安微,徽州之美,尽在白墙与村壑。

很多人去安徽就奔黄山,所谓“登黄山,天下无山”,但是登山多了就不再有渴望,人造的自然景观,还是还原为现实比较好。我更倾向去那些可以找寻历史的地方,因为在古老的足迹中,更能感悟人生的可贵。从南昌坐火车到景德镇,再火车到黄山市,住一晚,再乘车去西递宏村,这像是一场奔波一样,花了足足一天半才到西递村。

PIC_20140929_132427_BC6_副本

PIC_20140929_133120_95B_副本

PIC_20140930_100419_796_副本

PIC_20140930_112917_762_副本

西递和宏村是两个临近的徽派古村,西递已经被列入文化遗产,很多老房子已经归国家管理,宅子主人下一代已经没有了居住权。白墙黑瓦如此单调,在巷子里根本会忘记那些慢慢沉入历史的故事,文化旅游产业的发达,让我们已经把历史体验当成是一种消费行为。在感叹古人的智慧和造诣时,不禁惭愧。

西递重在白墙黑瓦间的历史,宏村重在村中沟壑水系的发达。细细去体会其中的奥秘,就会惊叹古人是如此的聪慧,风水宝地,飞檐翘梁,经历时间沧桑,特别是10年动乱,仍然安详。比较而言,西递虽然更小,水系不发达,但比宏村更有看头。一方面西递的建筑保存的更加完整,更能体现出徽派建筑的风格,白墙小巷,庭院楼阁,天井正厅,雕刻悬梁,要研究建筑,不得不去西递,而宏村的建筑更接近现当代,和一些保存尚好的村落没有太大的区别。另一方面宏村的风水则是由西递嫁过去的风水大师所布,西递水系虽不比宏村,但必有风水大师自己的考虑。

_DSC6156_副本

_DSC6168_副本

_DSC6191_副本

_DSC6258_副本

PIC_20140930_134628_AD4_副本

村口高立的牌坊强力述说着自己的辉煌,却始终无法避免灾难,红色的漆让人铭记这一尊反面典型。它的白墙黑瓦,它的宁静,即使喧嚣攒动于各种巷子里,仍然无法撼动它,它像极一个温文尔雅的大家闺秀,低调,内敛,却实际上奢华,为官为商者,皆用围墙立起来,不夸张,不炫耀,由内而外的抒发一个文人或商人的情怀。

透过悬梁上的雕花,和立柱上的匾联,徽商,徽派的古典韵味慢慢开始沁入脑海,倘若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必定以为这就是生活,这就是徽的内在。

_DSC6292_副本

_DSC6270_副本

_DSC6300_副本

那些浪漫的故事不愁没有地方,也许每一个人都想在一个江南的雨巷,撑着油纸伞,邂逅一次人生的感动。而宏村正是那样简单纯粹可以邂逅人生的地方。宏村比西递要大一些,但不很大,有足够多的客栈,让过客驻足。走马小镇你在电视上看过,不妨来宏村感受古村的乡里俗气。宏村最值得炫耀的地方就是它的水系,被人们用牛的各个器官来形容,真是有点俗,但却正是这种原始的味道,才能表现的尽善尽美。

宏村的几乎每一条主要巷道都是由水壑和石板路组成,这种风格延续了200多年保存至今,而水壑仍然还在发挥它洗菜洗衣服的作用,据说在以前,水都是可以喝的。

_DSC6495_副本

IMG_5532_副本

那位风水大师来到宏村之后,承担着宏村风水的整体布局。古人对风水的研究和重视远远超过现代人,对居家和生活的热爱与尊重,体现在一些最原始最纯粹,甚至得用俗气来形容。宏村中心有一个池塘叫“月沼”,只有宗族中最高地位和身份的人才有资格住在这里,这是身份和权威的象征,也是男权社会最核心文化的象征。池塘对于建筑而言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风水中把门口池塘成为聚风口,可以收纳晦气,而对于宏村而言,村口有南湖,而最高地位的族户和祠堂前有月沼,整村的水系就像一条地下的血液输送系统,让这个古老的村庄得以延续如此之久。当然,可能与1997年才停止使用的南湖书院有关。

IMG_5704_副本

IMG_5854_副本

_DSC6386_副本

_DSC6383_副本

IMG_5936_副本

厌倦了生活时,你或许应该去找寻历史,就像余秋雨穿过沙漠,闯过战区,去找寻文化的轨迹一样。你可以非常忘记那些纷争已久的,也可以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我还听说有人仅仅去打了两圈麻将就离开,这样的惬意和安宁或许才是我们找寻的。最后附上我和亲爱的合影,以纪念这次旅行。

IMG_5699_副本

IMG_5565_副本

人生难觅一知己,一旦抓住,不要言弃。

2014-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