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一个干脆的城市

我第一次去武汉是2012年5月,那时正好是毕业的时候,我一个人扛着单反和三脚架去拍樱 花,而实际上三脚架的作用最后被证明是自拍利器。这是第二次去武汉,和第一次不同,我大部分时间呆在武汉大学,除了第一天到华中师范大学,最后一天去了华 中科技大学,中间还去了户部巷和长江大桥,就再也没有去过其他地方。然而,这已经可以让我感受到一个城市,到底是以什么态度来面对我们这类匆匆而过的过客。

如果说城市的舒适度,我去过上海和成都,比武汉好上两倍还不止,我也去过婺源和萍乡,也很不错。但是当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显得恋恋不舍,这或许是我们可以重新发现武汉吸引力的线索。但对我来说,她干脆,你来或不来,都只是如此而已。

PIC_20140622_211655_D1A华中科技大学图书馆服务大厅

对武汉的映像绝对不能停留在热干面和40°的高温这个层面上,我第一次从《声行漫步》中感受武汉“江中有鱼”时的惊喜时,就开始有了向往之情。到武汉不得 不吃鱼,和江浙一带不同,武汉的鱼全是淡水鱼,长江和汉江孕育一代一代武汉人,培养出他们的生活习惯。如果只在冬天吃火锅,那是一种享受或一种赶时髦,武 汉人吃火锅鱼随时随地都可以。武大张博士带我们钻进一条不起眼的巷子,一家用自家房子改造的火锅鱼店里,小隔间里全是食客,如果今年最流行的“舌尖上的中 国”导演过来看到这幅场景,或许也会有不小的震动。

PIC_20140630_120853_5D3武汉某小巷子里吃上的火锅鱼,自助,随便吃

吃对武汉人来说非常有意思,他们似乎对吃的质量要求不高,户部巷我去了两次,头一次觉得东西很多很贵,第二次觉得东西不多不贵。新认识的一妹子跟我说,走 完武汉长江大桥就会一生一世,顿时我心里就笑了一下,但是我自己去走的时候发现确实不易走完。武汉长江大桥创造了多个国内第一,但是现在它显得苍老和松 动,即使再用上几十年也没有问题,但是我走在桥上时不停的晃动也让我有一点不安。没有武汉人会怀疑,从武昌到汉口永远不会因为交通而断开联系。现在,武汉 有了第四镇:光谷,一个快速崛起的高新区。

PIC_20140628_172107_5F6_站在武汉长江大桥头 远处是一座高耸的电视塔

我不知道今后还会有多少次要经过武汉,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那些小伙伴可能再也不会聚在一起了。我们常常因为害怕而聚在一起,又不得不面对分开。我认为自己 有脱离社交恐惧症,我的要求仅仅是关系简单粗糙,甚至相互连名字都不记得。武汉邂逅一个人非常简单,你可以在码头、地铁站、火锅店、咖啡厅,或者十字路 口、公交车站、路边大排档,或许你一回头就是似曾相识的人。

_DSC5800在武汉长江大桥拍到的武汉铁路的一段

还原武汉的本来面目,我们或许会觉得有些冷漠,那些看似激情热烈的面孔之后,或许是一种毫不关心,或许是一种逢场作戏,更或许是一种玩世不恭。但无论如 何,你要是想在此处停留脚步,我一定会劝诫你继续前进,此处一定不是你久留的地方,你应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贪恋友谊和爱情都是错误的,只有你有一天有足 够的资本,可以在这里纵心所欲的生活时,到那个时候你想怎样就怎样。

PIC_20140627_131420_26F我和两个新认识的小伙伴在武大老图书馆前面的合影

艺术细胞对武大人来说从来不缺少,现在他们在修造艺术与设计成果展示博物馆,怪异的建筑造型,本身就充满了艺术气息。武大是一座近代与现代结合的庄园,安 宁与浮华、静谧与喧嚣、沉稳与躁动,对她而言统统予以包容。我认识的一个小伙伴是基督教会的工作者,关系还不错,走的时候连合影都没有,留下了一大遗憾。 董老师是个非常逗的人,和我们基本打成一片,然而作为武大毕业的博士,你可以从他身上大致看出一些武大气质和性格。

PIC_20140623_174755_381武大图书馆大厅一面墙上的艺术拼雕

武大的风光四季不同,其实我们去的不是时候,春天若去则是最佳。樱顶、隧道、露天电影、珞珈山,这几个简单的名词就可以让每一个武大人马上说出自己的母 校。当然,除了这些,有人还会说樱园、枫园等等。而我理解的更为深刻的,则是武大敢于改革的进取精神。如果说北京的学校靠的是长久以来作为政治文化中心陶 冶而长久霸占国内高校的领头羊,那么武大则全靠自己开拓进取。第一个实行学分制的高校,第一个实行学部制的高校。而从武大出来的人才遍布全国各个行业和领 域。人大的谈伟在做开班致辞时,用自己的一段话表达了自己对武大的崇敬,离别的时候他留下了一张明信片,上面写着:“古之能人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 亦必有坚韧不拔之志”。

PIC_20140628_112137_339和谈伟合影

“古之能人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韧不拔之志。”多么高贵的一句赠言,倘若此生懈怠,岂不辜负了珞珈山的这次行程。

2014-06-30